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醉仙葫》-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白髮老嫗鑒賞

醉仙葫
小說推薦醉仙葫醉仙葫
远处的低空中,两名修士正打的起劲,其中一方是一名白发老妪,只有金丹六层的修为,另外一方则是两名金丹七层修士,看穿着打扮似乎都是邀约真君带来的,二对一,还是金丹后期对金丹中期,按道理邀约真君带来的那两名修士应该稳占上风,但场上的实际情况却是,他们被打的节节后退,那金丹六层的白发老妪却是越战越勇。
精品都市言情 醉仙葫 愛下-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白髮老嫗分享
见自己带来的人打的如此那看,邀约真君顿时觉得脸上无光,斥责道:“两名金丹后期还打不过别人一个,真是废物。”
城主脸上不好看,下面人自然要分忧,旁边一名同样出自酒仙城城主府的金丹九层修士道:“城主大人,要不此人由我来对付?”
说完之后,那金丹九层修士也不等邀月真君答应,直接冲上去把那两名金丹七层修士替换了下来,这两人见邀月真君脸色不好,知道自己打的太难看,于是解释道:“我们两人搜到附近,发现一处隐蔽的地牢,以为里面关的是被灵符宗迫害的同道,就好心下去救人,结果这疯婆子突然就冲了出来,不问青红皂白对我们展开攻击,就像是遇到了杀父仇人一般,我们猝不及防之下被对方抢占了先机……”
听两人这么一说大家才发现,这白发老妪确实有些不正常,此人头发已经全白,身形佝偻,满脸皱纹,蓬头垢面,褐衣百结,看上去就如同一个寿命不多的乞丐,而且目光浑浊,迷茫中带着一丝仇恨,恍惚中藏着一股凄惨,打起来也不像个正常人,仿佛一个疯子一般,只是一味地进攻,才逼得那两名金丹七层修士不敢全力出手。
不过白发老妪的打法也就对跟自己修为差不多的修士有效,如果对手的实力高出她太多,这个办法就起不到多少作用了,换了那金丹九层修士之后,白发老妪的打法被克制,逐渐的开始处于下风。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醉仙葫 起點-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白髮老嫗閲讀
只是那白发老妪仿佛不知道什么是怕,什么是输一般,仍然调动了一切潜力,跟对手硬拼,完全就是硬碰硬,丝毫不顾忌后果。那酒仙城金丹九层修士有心在城主大人面前表现,也不急着拿下对方,而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施展自己压箱底的手段,跟那白发老妪硬拼。
巨大的轰响不绝于耳,转眼就是一刻钟过去了,白发老妪如此透支潜力,终于到了支撑不住的时候,那金丹九层修士见火候差不多了,于是在白发老妪再次攻来时,催动十成十的实力还了过去。
又是一声轰响,那白发老妪惨叫着跌落地下,已是只有出的气没有入的气了,那金丹修士对自己出手很有把握,这一下已经彻底摧毁了对方,此人基本上是活不成了。这白发老妪好歹也有金丹六层的修为,身上应该也有些值钱的东西,自己立下此功肯定能多分点。
想到这里,那金丹九层修士落到地上,就要上前搜身,谁知那白发老妪忽然朝他扑了过来,同时叫道:“儿子,你还我儿子。”
白发老妪的速度并不比之前慢多少,仿佛根本没有受伤一般,那金丹九层修士被吓了一跳,莫非自己刚才出手失误了?又或者对方之前的表现都是假的?本想好好表现一下的,结果出现了失误,若是自己当着大家面被一名金丹六层修士所伤,那可就丢人了。
那金丹九层修士连忙向后急退,同时又催动十成十的实力,朝着那白发老妪拍了过去,而那白发老妪却不闪不避,仿佛不怕死一般。
眼见白发老妪就要丧命,忽然有人叫道:“暂且住手。”
说话的人是青阳,他这时候才发现,这白发老妪看着有些面熟,似乎是自己曾经认识的一个人,只是变化太大,直到此时才认出来。高阶修士早就能够做到出手收发由心了,那金丹九层修士本是准备彻底结果了白发老妪的,不过见到叫停自己的是连邀月真君都要敬重几分的青阳真君,他连忙收了手,后退几步看向了青阳。
白发老妪之前并不是没有受伤,只是回光返照罢了,那金丹九层修士后退之后她就扑了个空,还好修士的底子在,没有再次摔倒。
青阳上前几步,看着那白发老妪道:“你是断情仙子?”
这句话似乎唤醒了那白发老妪的某些记忆,她皱着眉头思考了一阵,随后喃喃自语道:“断情仙子,这个名字很熟悉,我是……商断情?……对,我好像就是叫做商断情,我是九州大陆第一大派阴阳宗的金丹长老,在修仙界地位尊崇,风光无限……”
“我还有一名得意弟子,叫做余梦淼,水属性的天灵根,三十左右就成了筑基,被视为阴阳宗的骄傲,后来血魔教肆虐,我带她来古风大陆寻找机缘,终于让她在七十多岁成就了金丹,只可惜女大不中留,这贱人始终挂念着她那不成器的便宜哥哥……”
不错,这白发老妪正是那断情仙子,不过是六十多年未见,居然变成了这幅模样,当初她想用余梦淼讨好石符真君,结果害人害己,余梦淼至今昏迷不醒,断情仙子这样子似乎也好不到哪去。
“断情仙子,你怎么变成这幅模样?”青阳不由得问道。
青阳的话打断了断情仙子的喃喃自语,她抬起头看着青阳,脸色变幻不断,带着震惊道:“你……你是余梦淼那便宜哥哥?你是元婴修士?没想到啊,你居然有一天也能成为元婴修士,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早知你有如此潜力,我又何必非要拆散你们?报应,这都是报应啊,我为了一己之私,不仅害了徒儿,也害了我自己……”
说到这里,断情仙子低声抽泣起来,嘤嘤嘤哭了好半天,才缓缓说道:“当初你们掉入堕鬼渊,我被石符真君抓了回来,逼着我陪他双修换他儿子,当时我已认命,想着漂泊了几十年,能做元婴修士的夫人也不错,给他生个儿子,安安稳稳的过往下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