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玄渾道章 起點-第三百九十二章 清穹傳玄聲讀書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林廷执当下唤了明周道人出来,对其仔细吩咐了几句,明周道人打一个稽首,便即下去传命了。
张御见此,便知此事当无反复了。廷上选定万明道人为东庭继任玄首,他并不觉得如何意外。其实便不选他所举荐之人,也是轮不到正清的。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玄渾道章 誤道者-第三百九十二章 清穹傳玄聲分享
正清毕竟依旧坚持着自身的道念,玄廷无疑也是清楚这一点的,仅此一项,就让玄廷无法对其完全信任。
其人这次能归返,主要还是与上宸天一战,需要其人这一份战力。
玄廷虽然没有那等将其用过就抛却的打算,可显然也不可能将此人摆在较为有影响力的位置之上的。
这位其去镇守外宿可以,可东庭地陆乃是四大向外开拓的府洲之一,是一个还在继续成长的新生洲域,是不可能这般重要之地交给其人并任其施加影响力的。
并且还有一点容易遭人忽视的地方,正清道人的师弟岑传,其已然担任了昌合府洲的镇守,正清道人要是再去了东庭,那就是四大府洲居其二了。
这等事只要玄廷有得选择,那就不会去如此做的。
此时此刻,云海某处宫阁之内,万明道人正在训天道章之中讲道。
他讲道从来都是深入浅出,简单易懂,不拘你是什么层次的修道人,都是能够听得明白。这也是他身为玄尊,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故才能如此。
但是玄尊有不少,可像这般的肯俯下身段把这些去对下面弟子讲清楚的,却没有几个。
每回讲道之后,别人来问,他也是一个个耐心回答,以一人之身应付百千之数的问对,寻常人是不成的,可玄尊却毫无难度,瞬时就能明白你所言之意,并予以回言,且只需一具分身就能应付此事了。
这时他忽有感应,便见一道亮光,明周道人出现在此间,对他打一个稽首,道:“万明玄尊有礼了。”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玄渾道章-第三百九十二章 清穹傳玄聲讀書
万明道人便在训天之中告歉一声,令一名弟子代为主持讲道,这才离了训天道章,起身回礼,道:“原来是明周道友,可是有什么关照么?”
明周道人道:“今次玄廷廷议,张上尊提言万明玄尊为东庭镇守,故明周前来一问,不知万明玄尊对此可有异议?若有,则可申言。”
万明道人有些意外,道:“张上尊?东庭镇守?这镇守那不是张守正么,莫非……”他心中一震,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明周道人道:“此事玄廷还未宣颁,不过已可告知万明玄尊,张上尊已从原来的东庭镇守升任为玄廷廷执。”
万明道人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原来如此,多谢明周道友告知。”
明周道人道:“此间有一份玄廷问书,还请万明玄尊过目。”说着,将一份问书递过。
万明道人将此接了过来,翻看了一下,上面便是表述了玄廷议言由他来继任东庭玄首之事宜,不过这等事要是他本人不愿,那么是可以拒绝的,只是日后他若要再想被授予名位,那可能会因此受到阻碍的。
明周道人看着他道:“不知万明玄尊的回言为何?”
万明道人认真考虑了片刻,慎重言道:“万明愿意受任此职。”
明周道人打一个稽首,道:“明周会将玄尊之言回禀廷上,过后玄廷议过,自会有正式传诏送至。”
万明道人拱手一揖,道:“劳烦道友了。”
明周道人与他别过之后,便即回去复命,廷上诸廷执见无有波折,此议便就定下。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笔趣-第三百九十二章 清穹傳玄聲展示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玄渾道章 線上看-第三百九十二章 清穹傳玄聲看書
而下一个廷议,则是讨论正清道人所去之地,这一事没有多少反复,诸廷执都是认可其人去往外层,最后定下其人去了北方七宿的虚宿镇守。
接下来,诸廷执再是是议了一些琐碎事宜,待得议毕,磬声响动之中,诸廷执对首座道人行有一礼后,便即各是散去。
林廷执却是稍缓一步,对首座道人道:“首执,张廷执已列席廷上,关于他升任廷执之事可否宣颁了?”
首座道人道:“可按礼宣颁。”
林廷执应了下来。
而张御这一边,他见廷议已是结束,本待是回返守正宫,风道人以训天道章传言道:“张道友,可能一叙么?”
张御顿住脚步,回应道:“自是可以。”
风道人行步上来,他一挥袖,一叶长舟到了脚下,自云海之上缓缓渡至眼前,伸手一请,道:“张道友请。”
张御一点头,便踏步上去,顿感一股勃勃生机弥漫开来,随着风道人也是走了上来,便见一股青气上行,在高处结成顶庐,身前并有桌案生成,风道人请了张御坐下,呼唤一声,云海之上,自有值司星辰的神人下落,为他们倾茶倒水。
风道人道:“道友来了上层之后,还未在云海之上游览过吧?”
张御道:“确实不曾。”
他在上层,多数时候处于修炼之中,很少出外游玩,这也是因为他与其余廷执不同,有还有分身镇守东庭,并且身为守正,天夏哪里都可去的,不需要事先通传。
风道人道:“我天夏在此开辟上层之后,便将古夏之时的景致一一在云海之上复拓化演,可以说是与那时景物一般无二,诸位真修同道也便是在这诸多胜景之中潜修。”他伸手一指,“看哪里,此便演化出了来的古夏之时的瀛莱三山。”
张御望过去,见云海之中,有三座山峦若隐若现,壮观绝秀,雄奇巍峨,颇为一股仙灵意境。
风道人这时又略带感慨道:“过往那些真修,正如这些景物,隐于云海深山之中,与凡世遥隔,故是风某一直以为,自立天夏之后,真法之道早已是疏离凡间,此刻当是我辈玄修崭露头角了,开辟新途之时了。”
张御对此没有否认,风道人的说法有一定的道理。
放在古夏、神夏之时,道法本来就是少数英锐才可修持的,而此辈在拥有了莫大威能后必然会与凡世脱离,因为双方追逐的东西便不一样。倒是后来天夏的诞生,这里面忽然有了一个较大的转变,开始向下顾看了。
他对此这里的原因也很感兴趣,因为原本的宗派之制其实非常稳固,稳固到已经可以如孤阳所言那般万世不移了。
究竟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发生这等改变呢?
可是金册之上记载模糊不清,从脉络上看,只能说这是一种自上而下的有意识的改变,而这个改变也是契合了中下层,所以使得上下得以通融,直到如今这个过程还在继续着,玄修也算是应势而成。
风道人此刻又道:“我玄法若要想发扬光大,只在下方着力却还不够,玄廷今日扶持于我,明日就可弃我,而今廷上廷执,唯有张道友与我,力甚薄弱,唯有再得一位玄修廷执,同进共退,如此才能稳固。”
张御能明白风道人的忧虑,这源于他们本身就是被玄廷提拔上去的,再加上上宸天已是覆亡,玄法的作用似没有以往那么大了,所以急着想要巩固根基。
但其实并不需如此,若说玄廷原本扶持玄法是出于某一种目的,可经过三百多年的传继,玄法已然融入进了整个天夏,并成为不可分割的部分了,
只要道念大策不变,那么就不用担心太多。
就算是有意识的打压,也是一个长久的过程,那有的是时间对抗,而想要短时内将之剥除,那必然造成极大动荡,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这时道:“道友可曾想过,玄法为何而存么?”
风道人想了想,道:“在风某修道之时,曾以为玄法是为了能对抗外敌,但后来想到,或许是能予人以入道之门。而为何要如此,风某曾有一个猜想,那或许真法之道到了某处极致,靠自身难再往上,故是需要更多的修道人。”
张御微微点头,风道人这番想法与他所思也是相近,从最初的道法源流可以看出,是众生之智蕴生了道法,而后来从中脱颖而出之人成就了道法之盛。
但是可以看到,追逐道法越往上走,便越是稀少,他猜测可能是极少数人凭着自身已经很难再往上走了,或许需要更多人成为同道,才能继续向上寻道,这也倒过来迫使上层大能俯身下顾。
不过这只是假设,只是他凭借眼前的表象所做出判断,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这还有待验证。只从关朝昇的话,还有霍衡的话来看,事情恐怕并没有这么简单。
他道:“我曾与诸位道友说过,我推动玄法,乃是因为玄法能使世人多一条通往上境之路,而非是在于玄法本身。”
他看着风道人,道:“只要这份道念真意不改,并能为世人所接受,越是往后,则我辈同道便越多,而若是人人皆存此念,那不拘你修得是何道法,都是无关紧要了。”
风道人深思片刻,他慢慢点了下头,并郑重道:“我知晓道友之意了,风某以为,后来之人当是更胜前人,真法所遇之阻,玄法当不能走同样之歧路……”
正说话之间,忽听得一阵阵悠扬磬声传来,此声徘徊云上,不停动荡清穹,久久不绝,他看了看,道:“这当是玄廷向诸域颁宣颁张道友升任廷执一事,故奏此乐。”
张御听着这音声,缓缓言道:“此是玄声亦我声,由来天道是人道。风道友,大道路上,你我当是共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