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我在黃泉有座房 線上看-第六百六十七章:初爭落幕看書

我在黃泉有座房
小說推薦我在黃泉有座房我在黄泉有座房
“我还以为你故意关机呢!”
丁小乙见他出现在身后,目光上下打量一眼,越看越觉得颂兴学身上的气息高深莫测,看起来他已经成功掌握了权柄,成为一名真正意义上的神灵。
“我刚刚成神,电话就快被打爆了,只能无奈关机。”颂兴学解释道,随后话音一转:“再说你现在可是我最大的债主,我的十箱冥钞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结账?”
十大箱子的冥钞,这可是一笔横财,颂兴学现在刚刚成神,发现这个世界远比他想象的更加有趣。
甚至他发现了许多隐藏在这个世界角落里的神秘之地,他想要赶在第二波神道开启前,去探索游离一翻。
所以冥钞这东西多多益善,不仅方便他出入一些诡异的地方,更重要的是有了冥钞,他就可以直接向自己师父购买大量的顶级神符。
再不用担心自己师父随便那张厕纸给自己滥竽充数。
“急什么,等回去就给你结账,先帮我度过眼前这一关再说。”
丁小乙指着星空中,从未来之中杀来的身影。
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第三位身影已经破空而至,这些人影是未来神力强大的神灵,但他们又从未来穿梭到此刻,正是为了截杀玉娘,阻止她彻底点亮紫薇。
“没用!”
颂兴学摇摇头,并未有想要帮忙的意思:“成为神灵那一刹那,我们都有短暂的一瞬间,窥窃到未来的画面,玉娘在不久的未来,很可能成为诸神围杀的对象,所以才会有神灵从未来穿梭到此刻,想要阻止她。”
而现在的他们,不过是刚刚成为神灵,根本不可能阻止这些从未来杀来的身影。
“不过你也别担心,他们这是在自寻死路,能改变的东西,只有现在和未来,过去的种种,哪怕是一秒钟的变化都是冒着天大的风险,他们妄想在此刻阻扰历史的进步,只会被历史碾成碎片。”
颂兴学这并非是空口白话,自己的猜想,而是他的师傅甶孑大帝曾经就在这件事上,专门向他做过解释。
即便是上古时代的诸神,也很难做到从未来降临过去抹杀掉自己的敌人。
否则岂不是全都乱套了么?
虽然说神灵永恒,不在乎什么时间,但并不代表他们能够超越时间,只能说时间对他们的影响犹如溪水。
撑死也就是迈过他们的膝盖,并不影响他们逆流而上,但想要在逆流的环境下改变什么,那是痴人妄想。
颂兴学这么一解释,丁小乙心头顿时放心下大半。
同时不仅好奇道:“你刚才说,你窥窃了未来,未来是什么模样??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看见我?”
他其实想问的是,自己未来是否突破神级。
毕竟自己已经卡在龙级巅峰这个层次上太久了,说起来也挺尴尬,自己只用了几年时间就超越了许多人一辈子的门槛,登上了龙级巅峰的水准。
本该如小说中所有主角一样,一跃而起,直至巅峰。
结果愣生生的卡在这里,眼睁睁的看着周围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超过自己,甚至把自己越甩越远,这种心情,常人很难有所体会。
“不知道!我的未来里,没有你。”
颂兴学皱起眉头,这也是他所困惑的事情,他窥视了未来的一角,但并未看到任何有关丁小乙的信息。
这是否说明,在未来自己和丁小乙并无交际??
不过他也没有把话说死,而是继续道:“我们能窥窃的未来只是和我们有关的事情,但那并不是绝对,过去不能改变,但未来可以,甚至未来正在变化之中,所以我看到的也未必是最终的结果。”
“哦!”
丁小乙半信半疑的点点头。
心里只能暗暗羡慕,同时又在苦恼,自己成神的契机究竟是什么???
两人说话的功夫。
只见星空下,三人身影已然临近北斗。
“轰!”
一声巨响发出,雷是数以亿缕,铺天盖地的从一位神灵指尖涌出。
顿时间那些来不及撤退飞船顿时间的纷纷在雷霆中爆炸。
端坐在星河中的女子,凤眸微启,随着玉指拨弄着琵琶,只见周围星空寂灭,一股肉眼所看不到的力量,令紫微神宫周围的空间都开始模糊崩塌。
两位来自未来的神灵强势联手,威能足以毁天灭地,他们要阻止的正是未来的大敌。
另一个拔头散发的男子横穿星河而至,大开大合出手,拥有无敌天下之雄姿,想要冲入神府之中,将这个女帝彻底抹杀。
如此惊骇的画面,简直超出了所有人的想想。
“我的天啊,这是多大的仇,多大的恨?”站在星空下所观战者,无不胆战心惊。
亏这是在九天上打,若是放在大地上,只怕此刻整个联盟都要受到波及,到时候不知道要死伤多少人。
当看到那位披头散发的男子,居然真的冲入神宫,丁小乙心头也不禁紧张起来。
男子双臂手臂插入神宫的门户,想要见跟着做神宫一并撕裂。
然而就在这时候,原本安静的紫微星终于出现了新的动静。
只见天上闪烁着光的紫微星突然爆闪起来,星辰犹如火炬,将正片天空点亮。
与此同时,只见一尊无字碑从神宫内飞出,不偏不倚,正砸在男子额头。
“咣!”
男子脑袋生生被砸碎大半,金色的鲜血在虚空中化作闪耀的电弧,随后狠狠砸向大地。
“轰!轰!轰!轰……”
雷电落下的地方,无不炸开一片蘑菇云,完全是毁天灭地的画面,一些观战的倒霉蛋被砸中,顿时就被无数雷光化作焦炭。
然而这一切并未结束。
只见无字碑上的八条螭龙,飞扑而下,八条螭龙犹如铁索,将男子四肢紧紧束缚。
任凭他挣扎怒吼却也无法从中挣脱,螭龙口吐神光,犹如刀刃般切割在男子的身上,每一刀下去,无不是血肉模糊。
男子张口清啸,满头发丝倒竖,在万丈雷霆中与八龙搏杀,好不容易从中挣脱。
却见神宫之中一道光影浮现,犹如火焰一般的长发在星空下飘荡着,只见玉娘身影从神宫中走出。
现身的刹那,围绕在她周身的紫光犹如亘古不灭太阳一般,将偌大的星空照亮起来。
“终于等到你们了!”
玉娘声音空幽清冷,锐利如电的眸光锁定在三人身上,像是一眼看破了三人的伪装,锁定了他们的真容。
举手投足之间,便是有着超脱与无上的气势,整片星空一片灿烂,无数星光闪烁,却成为了她的陪衬。
天上群星万千,唯有紫薇坐镇中央,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所有人都将目标定在紫薇帝星上的原因。
如果不是玉娘提前点亮了紫薇星,只怕这里早已经杀成了一片血海。
那位男子更是发出不甘的尖叫和怒吼。
想要逆天而上和玉娘拼个你死我活,哪怕是宁为玉碎。
然而对于男子疯狂的反扑,玉娘只是一手在虚空中轻轻拨动,顿时只见无字碑当空坠落。
化作一把金光灿烂的神剑,剑锋所指,诸神避退。
男子周身朦胧的神韵,顿时间烟消云散,一刹那间他的权柄,以及他的力量全然被剥夺的一干二净。
随着剑锋斩落刹那“砰!”的一声,男子头颅粉碎,肉身化作无穷电芒回荡在这片星空之上。
另外两位神灵见状,无奈叹息一声,身影在星光下逐渐消失不见。
他们从未来而来不代表就会比此刻的玉娘更有优势。
相反他们在逆天改命,反而力量会被大幅度的削弱。
而且错过了阻扰她彻底入神的关键契机,从此再想要试图去穿梭时间来提前抹灭她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从成为神灵的那一刹那起,玉娘就摆脱掉了过去的痕迹。
他们不过是投机取巧,打了个时间差才能降临此地,如今帝星归位,再想要和玉娘作对就是自寻死路。
“赢了!”
丁小乙站在下面,看到玉娘一剑斩杀掉当中一位大敌,不禁兴奋的握紧拳头。
一旁颂兴学见他兴奋的模样,只能泼上一盆冷水:“有什么好高兴的,斩杀的是未来的神灵,而不是现在的,但未来又是可以变化的,所以他还未必会死。”
“啊!”丁小乙一愣,回头看向颂兴学:“合着你的意思是白杀了啊?”
“也不全是,未来死亡对现在也会有着很大的影响,至少会让他脱层皮,只是上升不到非死必亡的层次而已。”
颂兴学解释道。
不过他的解释对于丁小乙来说实在是太笼统了一些。
“接下来你要小心了,他们杀不了玉娘,难保不会打你的注意,而且很快第二轮神道之争就要开始了,到时候北芒学院都不一定安全。”
颂兴学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我要是你,恐怕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一定会乖乖的在冥土待着。”
面对颂兴学的嘲讽,丁小乙懒得理他,自己倒是想在柴木新居待着,但那地方现在冷的刺骨,况且自己要凑够十万功德,在黄泉待着,功德谁给自己凑?
两人说话的时候,玉娘已经款款而落,迈步走到两人身边来。
“拜见女帝!”
看到玉娘行来颂兴学赶忙行礼,论权柄,颂兴学撑死也只是一个水神,在掌管水域神权。
若是论级别,自己现在就想当时一个七品小神,根本没法和玉娘这种掌握帝权的人相提并论。
这是先天优势谁都比不了。
只有等第二轮神位之争开始后,局势才可能出现变化,但也仅仅只是可能而已。
至少目前来说,玉娘本身就是神权最大的一个,谁敢与她抗衡只有自寻死路。
毕竟是联手诛杀过旧神的战友,加上玉娘多少也知道颂兴学背后的大人物,于是很客气的朝着他点点头。
随后很自然的把手搭在丁小乙的肩膀上,向他说道:“你若是不想回黄泉,不如就先跟我回彝族怎样。”
“这……”
丁小乙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
回到彝族自己可能会高枕无忧,但自己在联盟这边的事情还没有结束。
北芒学院很多问题需要自己善后,而且自己之前那么一通闹腾,扫尽了工会的脸面。
现在又一声不吭的就跑了,把乱糟糟的摊子丢在哪里,这让世人怎么看自己?
所以玉娘的提议虽然好,但自己并不能心安理得的接受。
见他拒绝,玉娘眸光闪动,眼底刹那间闪过了一抹冷光,想要直接把他抓回去。
但这个念头一经生起很快就被她打消掉。
两人在一起这么多年,彼此间都保留着自己的一片空间。
这不仅仅是因为信任彼此,更是明白彼此的性格。
思前想后,玉娘手掌掀开,将一枚压缩到极致秀珍的无字碑送给丁小乙,这是她成为神灵之后的力量。
蕴含了她神帝的权柄之力,对于那些同样掌握神灵的人来说,这东西就等同于圣旨,尚方宝剑。
但世事无绝对,一些强横的神位持有者,只要本身实力足够的强大,依旧能把这东西不当回事,毕竟又不是她亲临。
所以这东西,只能说是图一个心安罢了。
丁小乙将这东西收起来,向玉娘再三保证后,玉娘这才放心的离开,她要尽快回去,肃清国内那些不安分的因素,无法再和丁小乙过久温存。
等玉娘离开之后,丁小乙狐疑的看向颂兴学:“你还在这里做什么?”
“我槽,我是工具人么??你用我的时候我来了,现在不用就把我踢开?”颂兴学一撇嘴,满脸不乐意道:“至少让我搭个便车,咱们一起回冥土吧。”
“我看你就是想让我尽快给你取钱,才是真的。”丁小乙毫不客气的点破颂兴学的小心思。
不过这件事也是顺手的事情,自己要回去一趟,找糟老头他们看看功德是否足够,顺便还是要去柴蓉那里守着。
毕竟已经到预产期了,自己不能给她一个名分,但生孩子若是还不在身边,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还有一件事情,丁小乙没有说,是关于那个蛤蟆怪送自己请帖的事情,自己要回去确认一下,生死簿上是否真的没有自己的名字,以及是否可能找到其他人的相关线索。
这件事还必须去一趟枉死城,查阅了生死簿才能找到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