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銀鴉之主-第八百四十五章 艾爾莎?相伴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银之血会因为吸收了负面影响而具备毒性,显露出晦暗的色泽。
那银之血塑造的身躯变成黑色,立刻就让亚戈意识到自己受到什么力量的负面影响这件事。
是那风衣男,是心灵力量的影响?
亚戈当然第一时间联想到了这个。
但是…..
作为偏移序列,作为拥有部分认知力量的途径序列,刚才那短暂的交战中,他也能够清晰地感知到那风衣男的力量是什么程度。
他也能够确认,使用无头骑士和稻草人的能力,他是击破了那白光的。
而更重要的是…..
亚戈的视线扫过了不断落下的雨幕。
在那风衣男消失后,随着雨点垂落,他身上的银之血却没有停止变色,而是变得愈发晦暗。
这才是决定性的证据。
尽管不知道这雨点是什么,但存在危险这一点毫无疑问。
那个风衣男消失到哪里去了,也是他非常在意的事情。
扯了扯自己嵌在体内的悖论迷锁,银之血上覆盖的晦暗尽数北被吸入其中。
看了一眼摇摇欲坠,随时有可能崩坏的悖论迷锁,亚戈没有任何言语,只是在心中对用悖论迷锁拟造银之血划了个评价。
随即,他的身形随着座下的无首战马迈开步伐,快速消失在雨中。
银色乌鸦尾随而飞的身影,在雨幕中逐渐变淡。
……
亚戈停下了脚步,翻身下“马”。
尽管只有他知道无论是无首骑士还是那匹无头的战马,都是他身体的一部分,站在骑士肩膀处的乌鸦才是他的正身。
又或者说都不是他的身体,就连乌鸦都不是。
只是这一切现在都不重要。
在这个疑似被秘密途径的力量,疑似被书中世界力量影响的亡灵港中,亚戈看到了一副画面。
他看见刚才那个风衣男化身的光人立在空中,也可以说被钉在空中。
他看见雨水和云层涌动凝聚,仿佛活着一般,以透着水流质感的“肢体”,抓住了被钉在了雨幕中。
潮汐?
那股与朗费罗有些相似的跃动感,让亚戈给这个非人力所能及的景象确定了对应的途径。
潮汐途径?
原来是潮汐途径吗?
尽管“水”这类意象,的确潮汐途径应该是第一个被联想到的。
但,在现在的亚戈所认知到的事物中,还有死灵途径,准确一点是更久远之前的“旧”死灵途径。
那个每个序列不是涉及到水就是天空意象的途径。
这个亡灵港到底怎么回事?
虽然他有所猜测,但只是粗略的。
如果说这个亡灵港的确是被“书中世界”的力量影响,和“书中世界”这个不知道具体和“无知之海”是什么关联的“镜世界”影响的话。
“镜世界”,这个在他认识中和“巫师”绑定在一起的词语,如果与“序列途径”的高低联系在一起,那么肯定是“高序列”。
是“使徒”才有能力接触的事物。
他所不清楚的,高序列的强者们可能存在的争夺和拼杀。
只是,为什么会是“潮汐”途径?
在亚戈之前对序列途径的推测假想构图中,他甚至都没有确定“潮汐”途径到底对应卡巴拉树上的哪一个路径,对应哪一张塔罗牌。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銀鴉之主-第八百四十五章 艾爾莎?鑒賞
是他所知的众多序列途径中,极少未确定的。
而原因,正是因为其与死灵途径不清不楚的纠葛。
按照意象来说,“潮汐”这个词语能联想到的除却“水”、“海洋”之外,也就是“月亮”了。
他甚至因此怀疑过“黄昏”途径到底是不是对应“月亮”,认为“黄昏”途径是不是应该对应“世界”。
超棒的都市言情 銀鴉之主 起點-第八百四十五章 艾爾莎?鑒賞
但是,最终得出的结论还是“黄昏”对应“月亮”。
“潮汐”途径对应“世界”?
在亚戈的途径构图中,死灵途径和潮汐途径之间的关联,应该是质点6,目前他只能确定与“生命”这个意象有关的“质点”。
他的猜测,最后也是收缩到“1-6”的“女祭司”,还有“3-6”的“恋人”这两个路径上。
但也仅此而已,他当时思考的东西,主要集中在“尽头之塔”这个从结构上来说,对应了卡巴拉树的“质点”的东西。
他主要思考的是“尽头之塔”、“途径”、“神明”之间的关系。
对于哪个途径准确对应哪一个路径,亚戈并没有足够确切的证据。
而就在这个刹那——
轰隆!!!
仿佛雷声,但却没有任何闪电光辉,只有让他感觉到压抑和不适的潮水声。
他仿佛回到了自己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时的那段时间。
那段在他每次跳往废墟圣殿都会听到的、带着混乱感的微弱潮水声。
也就是这个想法浮现的刹那,银之血塑造的无头骑士肩膀上,银鸦姿态的亚戈,瞪大了眼睛。
难道说,废墟圣殿…..
然而,此时,另一个声音响起:
“还真是贪恋权柄啊,可惜,太晚了。”
随即,一个让亚戈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艾尔莎!?
看到那人的刹那,惊愕的情绪涌现而出。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銀鴉之主 南非巨頭-第八百四十五章 艾爾莎?看書
银色的长发、让他产生了要夺取对方力量的年轻女人。
那股冲动感,不用说,就是血脉冲动无疑。
那长发的银色表征,也是银之血,是法斯特家血脉的标识。
然而,对方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的样子,在那声以卡特西亚语发出的轻笑声后,亚戈再次听到她的自言自语:
“我们应该怎么做?”
“当然是阻止。”
“被人剁掉了手脚的女神又活过来了,想要重新变成女神,但是,如果真的被她拿回去了,那她就可不只是女神了,哈哈哈,应该叫脚神?哈哈哈!”
自言自语?不,更像是对话一般。
连语气都是询问和解答的语气,那没有变化的声线,在回答时,亚戈甚至还能够听出一股嘲笑的意味。
嘲笑“女神”?
不,不仅仅是嘲笑所谓的“女神”,也是在嘲笑艾尔莎。
或许是因为秘密途径的偏移,认知方面的能力带来的敏锐,又或者是概率途径的影响,亚戈确认了这个细节。
只不过,艾尔莎的身影,在下个瞬间,随着雨幕形成的巨大触手砸落,而消失在亚戈的视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