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txt-第七十七章 女媧甦醒分享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之大拯救诸天万界之大拯救
通天阁。
将臣站在一张早已准备好的白玉床前,双手微微张开,刹那间,红黄蓝黑白五色光芒从他的手中飞出。
这颜色五道各异的光,正是五色石所化的精魄。
就在此时,虚空之中突然裂开一道口子,一道飘渺的倩影慢慢的浮现在空中,五色精魄仿佛化作精灵,不停地环绕在她的周身。
随后,他们化作一道道微光,缓缓融入女子的身体之中,而女子的身影也渐渐凝实。
三天后,同样的地点,只不过这次房间里多了几道身影,蓝大力、黄子、黑雨、红潮、白心媚五人低着头,一言不发,恭敬的站在将臣身后。
过了片刻,那位女子的睫毛微微一动,缓缓睁开了双眼。
“恭迎主人!”
五色使者见状,顿时单膝跪地,恭迎女娲,也就是他们的主人,重回人间。
另一边,将臣缓缓张开双手,笑吟吟的看着女娲,眼中满是柔情与思念。
“欢迎回来!”
“许久不见,我很想念你。”
“我也是。”女娲淡淡的点了点头,而后低头看了一眼五色使者们:“起来吧。”
“是!主人!”
看到五色使者们整齐划一的举动,女娲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五色使者是她亲手创造出来的,他们自人类的劣根性中诞生,他们是什么性子,身为缔造者的女娲再清楚不过。
怎么会如此……如此的……有纪律?
女娲目光一转,看向一旁的将臣,心里暗道。
是将臣做的吗?
看来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将臣的工作做得很不错。
忽然间,女娲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秀眉顿时一拧,伸手略微掐算了一下,片刻后,她惊讶的看向将臣,问道。
“为什么要提前唤醒我?”
将臣微微一笑,解释道:“因为我碰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人。”
女娲一脸不解的看着将臣,她刚刚听到了什么?
将臣只是因为碰到了一个有意思的人,就把自己提前唤醒了?
“你才刚刚醒过来,或许还有很多事不了解。”
看出女娲心中的疑惑,将臣走到她身边,拉着女娲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一边走一边缓缓说道。
“你知道吗?”
“在过去的一百年时间里,人类的发展速度比过去的几千年还要快,期间,人类创造出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
“我实在是迫不及待地想和你分享这些东西,所以才提前唤醒了你。”
看着眼前滔滔不绝的将臣,女娲目光凌厉的扫了他一眼,直觉告诉她,将臣好像意有所指。
“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现在越来越像个人了。”
将臣闻言目光不禁有些躲闪,女娲的直觉好像太准了一些,他还什么都没说,对方就察觉到了什么。
自己是不是表现的太过急切了一些?
“呵呵,不急,你才刚刚醒,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去慢慢了解。”
“是吗?”
女娲诧异的瞧了一眼将臣,她只觉得将臣的变化有些大。
与此同时,躬身站在一旁的蓝大力,不知道有多想出口干扰两人的谈话,近些年来,真祖虽然没有明确表露过什么,但蓝大力隐约猜到了一些事情。
在他眼里,真祖好像站到了人类那一边,想要劝解主人放弃灭世的想法。
如果换在身中血印之前,此时的蓝大力定然会开口扰乱将臣的计划,但他现在却不敢这么做。
他不想再体会一次血印爆发的痛苦,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觉,只要体会过一次,就没有人想要在体会第二次。
……
……
太平山,何家。
静室之中,李杰陡然睁开了双眼,朝着通天阁的方向看了一眼,就在刚刚,他隐隐感觉到那边闪过一股特殊的元神之力。
“女娲苏醒了吗?”
沉吟片刻,李杰收回了目光,喃喃道。
“将臣,你终于踏出了这一步。”
距离两人上次见面,已经过了八年,时间来到了1996年,近来年,陨石撞击的新闻彻底的传开了。
毕竟陨石就在太空之中,并且正以每秒几十公里的速度飞向蓝星,即便是普通人,只要拿着一架天文望远镜就能看到这一幕。
所以,这个消息根本就瞒不住。
当然,各国政府也没想永远的瞒下去,从发现陨石到现在,世界各国都在全力的构建地下避难设施,而远在大洋彼岸的漂亮国,更是悍然发动了战争,入侵了黑人大陆。
漂亮国发动战争是因为‘迫不得已’,因为陨石的最终落点就在他们的领土上,在生死危机面前,漂亮国彻底的撕下了伪装,露出了强盗本性。
经过短暂的战乱以及各大国的调停,漂亮国‘如愿’的获取了一片栖身之地。
除了漂亮国通过武力的方式取得栖息地,其他岛国、沿海国家都是通过磋商以及利益交换的方式获得了一片栖息地。
总而言之,最近的八年时间里,世界各地都在进行着人口大迁徙。
位于沿海地区的香江,自然也不例外,随着消息的扩散,绝大部分人的想法都是逃,逃,逃,逃离这里,凡是有关系,有路子,有钱的人,基本上都投奔了大陆。
如今仍然滞留在港岛的人口已然不足百万,曾经那个繁华的香江也因为人口的流逝,变得萧条无比。
而李杰之所以选择留下来,主要就是为了等待女娲的苏醒。
原本,他以为还要再等几年,没想到将臣竟然提前唤醒了女娲,这一次,女娲的苏醒比原著中提前了四年之久。
虽然这些年来将臣一直没有明确表态支持自己,但他今天的举动,无疑是在释放某种信号。
呼!
一念及此,李杰长舒了一口气,女娲提前四年苏醒,留给他的时间更多,他更有信心纠正对方灭世的想法。
人类,虽然是女娲创造出来的,但她并没有资格决定人类的存亡,人类和女娲的关系就好比父母和子女的关系。
孩子的生命确实是来源于父母,可是自出生的那一刻起,孩子已然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即便是父母,也没有权利剥夺孩子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