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起點-1079、石王有多狂,鄭拓化天碑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记忆如潮水般涌动而出,将所有的空白填满,变成美丽的颜色。
在这些颜色中。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ptt-1079、石王有多狂,鄭拓化天碑展示
有热情如火的赤红,有温柔恬静的湛蓝,有残酷冷傲的漆黑,还有那个雪白无痕的,充满希望的光。
一幕幕,一幕幕,一幕又一幕。
好看的都市言情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ptt-1079、石王有多狂,鄭拓化天碑鑒賞
曾经过往如电影般在脑中划过,当那些无数片段组合在一起,便成为了故事。
石王的记忆渐渐清晰着。
似乎知道了自己是谁,自己来自何处,将要走向何处。
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不断闪烁的画面中浮现。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小须弥上,这足以防御半仙攻击的阵法,终于被打碎。
没有半仙力量加持的阵法,能够坚持如此之久,已经足够强大。
正常来讲,小须弥山的阵法,防御住传说级强者的攻击毫无问题。
但是面对半仙的攻击,还是显得如此苍白无力。
刷!
阎罗之主降临,出现在郑拓面前。
“如此时刻还能这般专注,不亏是被天碑古法选中之人。”
阎罗之主抬起手掌,欲要落下,一掌拍死郑拓,永绝后患。
但是。
他的手掌高高举起,此刻怎么样也落不下来。
他缓缓转头,看向石王所在。
石王此刻正望着他,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该死!
阎罗之主咒骂出声。
这个家伙,竟然在这个时候醒来,这也太扯淡了吧。
作为自己曾经的目标,引领过自己修行之人,他心中本能的感受到了畏惧。
这种畏惧是雕刻在骨头上,是印在灵魂中的,一种无法抹去的记忆,
或许。
石王永不出现,他这种记忆便是不会出现。
就算出现,也仅仅只是一闪而过,并不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影响。
但是此刻看到石王,真真切切感受到石王的气息,他知道,这种源自内心之中的恐惧,已经开始将自己萦绕。
“呵呵呵……”
阎罗之主收回那即将拍出去的手掌。
他知道自己只要对这个无面出手,石王定然会出手阻拦。
这个距离,足够石王将自己阻拦。
“很好,非常好,你的出现,让我看到了提升的希望。”
阎罗之主此刻这般说道。
半仙的确是仙路尽头,但这半仙也是分高低的。
他的天赋很一般,他只是比较聪明,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在那个混乱的年代苟住自己。
然后在某个节点直接突破,成为半仙,自此之后掌控地狱界三分之一地域。
他的天赋很一般,所以想要提升自己,便需要一些辅助。
此时此刻。
面对自己曾经的目标,他看到了自己提升实力的契机。
干掉石王,就能提升实力,这种感觉十分强烈。
所以他将目标对准了石王,而不是此刻的郑拓。
“石王,请赐教。”
阎罗之主双手抱拳,看向石王。
石王已经不再迷茫,他找回了曾经属于自己的记忆。
虽然他如今的肉身看上去很小,且与石生一模一样。
但他的确是石王,这毫无疑问。
石王看着阎罗之主。
片刻后,开口:“你是谁?”
“额……”
阎罗之主感觉自己有被忽视。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好歹是半仙境强者,你起码给我一些尊重吧。
“我是阎罗之……”
“你是谁并不重要。”
石王打断阎罗之主的自我介绍。
“你来修仙界做什么?”
石王继续询问,这感觉,像是在审犯人一样。
众人对此也是大跌眼镜。
上古十王,个个本领强大,皆曾拯救过修仙界。
他们的故事曾广为流传,被人当做圣经一般阅读。
但是谁都没有见过真正的上古十王。
今日。
他们见识到了活的上古十王中的石王。
这种感觉有些梦幻,甚至超脱现实。
但是。
这石王的脾气。
显然超出所有人的预料之外。
同为半仙存在,与阎罗之主说话跟数落孙子一样。
“我……”
阎罗之主一时间竟被震慑当场,不知道该如何言语。
“我在问你,你来修仙界为何!”
石王迈步,一步一步走向阎罗之主。
面对石王如此逼问,阎罗之主当即强势反弹。
“哼!我所行何事,还轮不到你来插手,你若仍在巅峰,我或许还能惧你三分,但你已不复往日辉煌,休要在我面前猖狂!”
阎罗之主非常暴躁。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自己的确曾在某个时刻,追随过石王的脚步,跟随其修行的身形,一路狂奔。
但那是曾经。
自己已经度过那段艰难时期,成就如今半仙之位。
如此级别,与石王当年一般无二,既如此,为何要畏惧石王。
阎罗之主目光逐渐变得坚韧。
他望着石王,眼中满是坚韧与不屈。
石王就是他面前的一座大山,他要翻过这座大山,成就更高的自己。
没有错。
此时此刻,这就是他心中唯一的想法。
“你来修仙界,所谓何事。”
石王仍旧这般询问出声,且一步一步,已经来到阎罗之主面前。
两位半仙,互相对持,针锋相对。
“我所言,你没有听懂吗?”
阎罗之主的声音越来越大,震动整个小须弥山。
二者互相走着,已经来到面对面。
“哼!”
石王当即冷哼出声。
阎罗之主此刻便感受到一股无法言语的压力袭来。
这压力太过庞大,让他难以自控,扑通一声,竟双膝一弯,跪倒在地。
这……
全场惊惧!
所有都看傻了眼睛!
阎罗之主,堂堂半仙,竟然被震慑到直接跪下。
这石王究竟是怎样恐怖的存在,这也太吓人了吧。
更让人觉得难以置信的是。
如此恐怖的压力,小须弥山竟然无恙!
按理说。
半仙手段,已经超脱修仙界的控制。
此刻出手。
精彩絕倫的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愛下-1079、石王有多狂,鄭拓化天碑
没有引来天道压制是因为这里是黑虚空,没有天道压制实属正常。
但为什么小须弥山无恙,为什么小须弥山上的他们无恙。
这种恐怖的绝对,他们竟然完全感受不到。
“石王对力量的掌控已入化境,收放自如,能够完全集中在一个点,那一个点的力量足以击穿先天灵宝,但在那一个点之外,没有任何力量的外泄与浪费。”
宣老这般说,众人恍然大悟。
“宣爷爷,那时无面大哥与那杀神傀儡对决,明明有撕碎空间的实力,却没有撕碎空间,也是因为无面大哥对力量的掌控已入化境了吧。”
石生很聪明,想起郑拓与杀神傀儡的对决。
当时郑拓爆发,将杀神傀儡按在地上暴打。
那种恐怖的力量,足以撕碎虚空,但却没有撕碎虚空。
当时的场景,与此刻一模一样。
“嗯,没有错,无面小友的那套拳法很是精妙,想来已经锤炼过数十上百万次,达到返璞归真的境界,与此时此刻石王这般手段,并不差别。”
宣老给予众人耐心解释。
同时。
这石王也是他为何如此胸有成竹的底牌。
这可是上古十王,他曾经所崇拜之人。
他始终相信着上古十王会重新归来,毫无理由,毫无拯救,他就是相信,从未怀疑过的相信。
“主主主人他……跪下……了。”
地狱界一方众人的震惊程度,远远超过灵山众。
灵山众这群家伙,或多或少都听说过关于上古十王的传说。
知道这石王是一位顶天立地的盖世人物。
反观地狱界一方,根本没听说过什么石王。
王字在他们的印象中不过是王级强者。
一个小小的王级强者,凭什么与他们心目中最为强大的主人媲美。
而事实就摆在面前,不相信也要相信,这就是事实。
他们心中高高上,无敌已经都少年的主人,在这个石王面前,被直接以灵压压制到下跪。
这可是半仙道身,就算不是本体,但这也是绝对的半仙实力。
堂堂半仙,竟然无法承受对方灵压,直接跪地。
这种场面对他们来说是无法接受的。
而对阎罗之主来说,同样无法接受。
“石……王……”
阎罗之主试图起身,挣脱那压着自己的可怕灵压。
但是。
无论他如何挣扎,就是难以起身。
这种灵压简直不要太过恐怖,单凭他的实力,竟然无法抵挡,只能被疯狂压制。
“我在问你,你来修行界意欲何为!”
石王的问题没有改变,仍旧再问阎罗之主,你来我修仙界究竟所谓何事。
但是这阎罗之主性格很倔,十分高傲,我就是不说。
你怎么问我,我就是不说。
“石王,你修得猖狂,我阎罗之主也不是吃素的!”
阎罗之主催动法门。
嗡!
小须弥山震动,好似迎来毁灭。
“啊……”
有惊叫之声传来。
灵山众此刻被影响。
半仙的恐怖力量肆虐小须弥山,刚刚出现,便是让所有人感受什么是惊恐。
甚至。
此刻的明老,宣老,这群传说级强者都被压制,无法动弹分毫。
“哼!”
石王冷哼出声。
顿时。
刚刚那来自阎罗之主的威压全部消失不见。
石王出手,将阎罗之主压制。
“我在问你,你来修仙界所谓何事!”
石王抬脚,狠狠踏在阎罗之主头颅之上。
嘭!
阎罗之主本来就承受这巨大的压力,此刻根本承受不住石王踩踏,直接被踩在地面之上。
嗡!
石王控制力量的手段相当精妙。
小须弥山的地板没有破损,但这阎罗之主的头颅已经开始喷血,场面甚是残暴。
石王将踩在阎罗之主头颅上的脚挪开。
“说,你来修仙界作何!”
阎罗之主何曾受过这等侮辱。
他咬紧牙关,就是不说,打死也不说。
石王见此,那抬起的脚猛然落下。
嘭……
闷响袭来!
石王的脚底板与阎罗之主的大脸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阎罗之主被踩的口鼻窜血,头骨裂开。
号称不灭的仙骨,在石王脚下,脆弱的像是干瘪的树枝,嘎嘣脆。
石王在度抬起那踩着阎罗之主的脚。
“说,你来修仙界所谓何事!”
石王继续询问,而阎罗之主继续不说。
结果不言而喻。
嘭……
石王的脚落下,继续与阎罗之主的大脸来个亲密互动。
接下的节奏很简单。
石王继续询问,阎罗之主继续不说,然后石王就狂踩阎罗之主大脸。
说不说……嘭……
说不说……嘭……
说不说……嘭……
两个人都很倔强,一根筋似得,谁都不肯让步。
众人看着如此一幕,一个个全都惊掉了下巴。
这种场面,属实有些少见,或者说千古少见。
这可不是一般的修仙者,这可是两个半仙,已经站立于修仙界巅峰的存在。
竟然跟小孩子一样,较上劲了。
要说着较劲。
石王较劲也就算了,实力在那里摆着,要个面子,你阎罗之主说不就完了。
不。
这阎罗之主就是不说,踩死我我也不说。
大哥。
你可是挨揍的一方,忍一忍不懂吗?
无论是灵山众还是地狱界众人,一个个下巴掉了一地,全看惊愕的看着如此一幕。
说不说……嘭嘭……
说不说……嘭嘭……
说不说……嘭嘭……
在石王这般狂踩之下,阎罗之主已被踩的没有人性。
其倔强的像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死活不说一句话。
既然选择倔强,那自然就要为自己的倔强付出代价。
嘭……
随着石王稀松平常的一脚落下。
阎罗之主的头颅像是夏天的西瓜般,轰然炸裂。
堂堂阎罗之主,半仙道身,竟然被石王生生踩爆头颅,当场生死。
“哎呀……用力大了一些!”
石王突然间的话语,叫众人神色莫名,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什么叫用了大了一些。
石王前辈。
你可是一脚踩死了一个半仙道身啊!
众人全部傻眼,感觉此刻所有的一切是如此的不真实。
刚刚还有无敌之姿的半仙阎罗之主,此刻竟然被直接斩杀。
且被斩杀的方式,属实让人难以接受。
这斩杀的方式不是玩命对决,不是不死不休……
而是被百分之百压制后,一脚踩爆头颅。
就算这不是真正的阎罗之主,只是阎罗之主的道身,但这也是半仙啊!
差距真就这么大吗?
众人疑惑,却也不敢说什么。
石王这等实力,简直匪夷所思,让人难以理解。
众人包括宣老明老,对于半仙,仅仅只是知道他们很强大。
具体半仙层次的存才,他们接触的太少,了解的太少。
所以对众人来说,这一幕,简直不要太过劲爆。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txt-1079、石王有多狂,鄭拓化天碑看書
恐怕这一幕,会永远留在所有人的心中。
阎罗之主被斩,石王摇头可惜。
他抬眼,看向地狱界其余人。
这一看,吓得狱行风狱行舟等人汗毛炸立,忍不住后退几步,有想逃离此地的冲动。
他们的主人,那般强大的存在都被一脚踩爆。
他们这种实力,恐怕石王吹上一口气就能将他们全部秒杀。
谁不怕。
他们都不怕,没有人想死。
就算地狱界不是什么好地方,他们也不想死啊!
地狱界众人大气不敢喘一下,他们安安静静,乖乖的站在那里。
像是一群受到惩罚的小学生,说不出的拘谨。
而石王则是显得从容许多。
他身形一动,离开小须弥山,来到地狱之门所在。
“你们几个过来。”
石王与狱行舟等人说话。
狱行舟几人立马来到石王身边。
他可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慢。
从刚刚的举动看,这石王恐怕不是一个善茬。
他们敢有任何犹豫,分分钟被斩。
“石王大人!”
狱行舟小心回应。
“带我去找你主人的本体。”
石王说完,便是迈步,进入地狱之门中。
“这……”
狱行舟当即周身一颤,感觉到事情将要不妙。
这石王斩杀主人道身还不够,进入要去找本体算账。
好家伙.
这也太记仇了吧!
但他有什么办法。
望着已经消失在视野中的石王,只能小心翼翼跟上。
狱行风几人见此,也不敢怠慢,只能灰溜溜的跟上。
几人动作很快,呼吸间,原本已经踏足修仙界的地狱界之人,全部回到了地狱界。
整个事情看上去已经解决。
“主上,这……”
门奴询问长生,不知道此刻该如何处理。
“等着吧,石王大人应该会很快归来的。”
长生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
不过这石王显然与他们是一伙儿的。
不过。
接近着地狱之门中传来石王的声音。
“照顾好石生,将地狱之门关闭。”
仅仅只有两条信息传来,随后,那地狱之门中传来恐怖无比的对决。
这种级别的对决,已经要透过地狱之门,影响到轮回之海。
“无面兄!”
长生询问郑拓状况。
而此刻的郑拓,早就已经完成了神魂体七色天纹的融合。
此刻的他,肉身与神魂体,皆完美融合七色天纹。
这般状态下可以施展以身化天碑。
郑拓知道,就算有石王出现,就算石王强势的一塌糊涂,将半仙当场西瓜一样踩爆。
他也要以身化天碑,将地狱之门完美封印。
这是一种必然。
因为他如果不这样做,那地狱界中的地狱之门会一直存在着。
他不知道石王为何此刻进入地狱界,也不知道石王为何要将地狱之门关闭,将自己关在地狱界。
他知道的是。
无论这一战的结果如何,都会有人尝试继续打开地狱之门。
这种尝试也许开始并不会成功,但只要地狱之门一天还留在地狱界,那就有可能被打开。
这种提心吊胆的风险,还是非常折磨人的。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偷,所以总是需要提房。
他离开小须弥山,来到地狱之门上空。
“开始吧!”
郑拓双手合十催动天碑古法。
嗡!
在天碑古法之下,他肉身之上,原本已经用于龟裂,开始显露而出。
这些龟裂的痕迹之中,全部都是七色天纹。
而在郑拓继续催动法门之下,那些裂痕之中的七色天纹,竟然像是岩浆一样涌动而出。
郑拓的身体,开始被这种好似岩浆般的七色天纹所包裹。
在不知不觉间,郑拓整个人已经被完全包裹,看不到他原本的模样。
不仅如此。
这种宛若岩浆喷涌的七色天纹,仍旧在以一种恐怖的速度蔓延。
“以身化天碑!”
金蟾姐姐见此脸色不太好看。
她与郑拓接触时间虽然不长,但对郑拓很是欣赏。
此刻。
亲眼看着郑拓以身化天碑,彻底被吞噬而选择死亡。
她内心之中是不舍的。
虽然她知道,这不过是一尊道身而已。
但她也知道,郑拓是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
对她来说,就像是亲眼看着自己的一位好友死掉。
因为她知道,她所认识的无面就是眼前这个无面。
至于其本体,她并不认识,并不知道对性格,想来也不会有这般感觉。
一向大大咧咧的金蟾沉默,让整个场面,陷入到一种更加寂静的沉默之中。
“无面大哥!”
石生眼中满是泪痕,可怜巴巴的望着那不断化天碑的郑拓,几乎就要哭出来。
可他知道。
郑拓大哥不会想看到他的哭的。
他是一个男子汉,不可以哭的。
金蟾感受到石生的情绪波动,将小家伙揽入怀中安慰。
其他人见此,心中百感交集。
“虽然是道身,却也是生命,就这般甘愿牺牲自己,我青狮王愿意称你为传奇!”
青狮王被郑拓这般举动彻底征服。
原本心中因为紫衣之事对郑拓颇有不满,此刻全部化解。
“有些人,生来就是传奇,有些事,并非所有人都能做出,传奇,无面……”
白象王点头,这般说道。
最后的金翅大鹏王什么都没有说,他那一双金色的眸子只是安静的看着,似乎参悟到了什么,颇受启发。
其余人默不作声,似在为郑拓默哀。
“无面小友这种舍身取义的精神,却不如传奇之名啊!”
明老难得夸赞后辈。
是道身还是真身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做,怎样做。
有些人,就算是道身,也没有这般牺牲自己的勇气。
因为这件事的本身是选择。
宣老等几位传说级存在,此刻没有多言。
他们此刻只是静静的看着,好似在品味着什么,或者表现的对郑拓足够尊重。
而全场这种,最轻松的或许只有长生。
他对郑拓太过了解,知道这家伙的本体与道身一模一样,根本没有差别。
且依照郑拓的谨慎程度,本身是不会轻易出事的。
所以他并没有可悲伤的。
在他心中,郑拓这家伙活的好着呢。
学习了天碑古法这种盖世大术,对自身实力绝对有着质的飞跃。
想来下一次遇到无面兄,其实力,恐怕会巨大的提升。
长生已经思考着下一次与郑拓的见面。
而此刻的郑拓,感觉其实还不错。
以身化天碑这种手段说真的很不错。
因为这种手段使用后,让他对天碑古法的修行更进一步。
天碑古法这种大术,绝对能够与麒麟大术,龙族大术这种神通相媲美。
好好学习这种大术,对他的修行来说,将会有质的飞跃。
事已至此,耐心催动天碑古法,以身化为天碑,将地狱之门彻底封印。
郑拓不知多久。
一分钟,十分钟……
一天,两天,三天……
当他清醒过来时,长生等人已经不见。
灵山掌控整个轮回之海,长生还有许多事要做,所以驾驭者小须弥山,离开此地。
如今这曾经的赵家祖地,仅有金蟾与石生住在附近。
二者本身就生活在轮回之海深处,并未跟随长生离去。
当然。
这仅仅只是暂时的。
石生与金蟾都会成为灵山众的一员,这是毫无疑问的,也是郑拓的愿望之一。
世界很大。
石生不应该仅仅生活在这一片小天地中。
他曾与石生有过叫谈心。
他给石生讲述了一些外界的故事,石生听的入迷,很是喜欢。
当时他完全能够感觉到石生对外界的向往,甚至小家伙很委婉的说,想要让自己带他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有些东西,一旦在心中埋下种子,便会生根发芽。
每个人都有欲望,那是催促人长大的力量。
他有的时候很坏,会将你拖进无尽黑暗的深渊,然后折磨你,让你疯掉。
他有的时候很好,他们会成为你成长路上的助推器,在他的帮助下,你会比其他人跑的更快,飞的更高。
石生有欲望是好事,小家伙实力也很强,出去闯荡一番,对其本身的人生来说,绝对是有好处的。
郑拓心中这般想着,便是化形而出。
如今他的本体,已经是一座高耸入云,堪比珠峰般巨大的山峰。
你可以称这种本体为天碑,也可以称之为山峰。
因为郑拓这以身化天碑的天碑,表面看就是一座七种颜色的巨大山峰,但本质上就是至尊天碑本体。
“还真是有趣的经历啊!”
郑拓看着眼前自己这巨大的至尊天碑本体,感觉颇为有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
自己的本体竟然变成了一座山,有趣,有趣,真是有趣。
当然。
他这至尊天碑本体在这里的用途,自然是镇压地狱之门。
地狱之门已经被完美镇压,相信此刻地狱界中那地狱之门已经消失不见。
除非有人在这边将他这至尊天碑本体打碎。
不然。
地狱界中的地狱之门将不会在度出现。
对于自己如今的身份,郑拓选择先检查一番。
在检查一圈,确认无恙后,他很满意此刻这道身的样子。
不管如何。
这一副道身,从今以后只能留在这里了。
当然。
这地狱之门总有一天会在度打开。
因为在他所获得的信心中,地狱深处的确有轮回碑的存在。
他一直都在寻找的轮回碑,就在地狱界的深处。
只不过他如今实力不足以进入地狱界,毕竟自己不是石王那般存在,可以随意闯荡地狱界。
待得自己什么时候达到半仙基本,这地狱之门必然大开。
因为他要去地狱界深处寻找轮回碑,完成自己一声的夙愿。
这种事在这之前,他就已经想好。
如今自己亲身化身至尊天碑,镇压地狱之门,也是让他颇为安心。
想来。
这轮回之海一行应该差不多已经结束。
虽然没有直接寻找到轮回碑,但也是收获颇丰。
单单天碑古法,便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大术。
郑拓对自己保持信心。
随后。
他来到石生与金蟾姐姐的住处。
“石生!金蟾姐姐!”
郑拓的突然出现,让二者喜出望外。
“无面大哥!”
石生高兴的直接扑入郑拓怀中。
好似多年不见的样子,让郑拓心中暖暖。
石生这小家伙很是不错,非常有爱。
“看来,无面弟弟已经完成天碑的化形,能够随意活动了。”
金蟾见郑拓,也是十分开心的。
她本以为以身化天碑后这无面弟弟就彻底牺牲自己,没想到其竟然还活着。
“嗯,已经完成化形,从今以后,我的本体便是这至尊天碑,不在是人形,至于其他,倒是没有什么改变。”
郑拓这般说道。
三者许久不见,便是聊了起来。
原来,郑拓已经沉睡一个月有余。
长生在他沉睡第十天后离开,二者则是在附近住了下来,将他守护。
不仅如此。
此地已经被灵山列为禁地。
那曾经帮助他们的四位老古董,就住在这至尊天碑的四个方向,算是将此地保护,不让外人踏足。
“怪不得我出来的时候,并未看到什么生灵出现,原来是此地已经被列为禁地。”
郑拓点头,看来长生做事还是很靠谱的。
要知道。
赵家人高层全军覆没,但是赵家却没有被灭。
且回忆当日种种,那赵家的赵疯子或许还活着。
这个赵疯子根据信息来分析,恐怕是杀神之主的后代。
这位杀神之主究竟是什么人他并不知道,但带有之主这种称号的家伙,绝对都不是简单的家伙。
像长生这种灵山之主,叶无敌那种虚空之主,都是拥有传承之位的家伙。
剩下的,实力恐怕都有半仙级别。
那灵海的万灵之主,地狱界的阎罗之主,都是半仙级别的存在。
郑拓认真分析其中问题。
战斗虽然已经过去许久,但战后的分析还是需要的。
他要将整个事件的所有事都捋清楚,然后将其作为自己的经验全部消耗。
总不能经历诸多,生死多次,然后自己什么都没有学到吧。
郑拓耐心分析,金蟾姐姐与石生则是在一旁补充。
“无面大哥,石头好厉害啊!”
石生提到石王,言语中满是欢喜。
他不知道石王是谁,他只知道石王是自己的死党,是与无面大哥一样,能够成为朋友的家伙。
“石王当然厉害,那可是上古十王之一,与人王,苍天王,不死之王等并肩的无上存在,这上古十王,在自己的时代,都曾横推天下无敌手,都曾拯救过修仙界于危难之中。”
郑拓回忆当日石王种种,恨自己不能与这般人物有所交集。
那可是上古十王。
与人王站在同一高度的存在。
对于这种大人物,他向来心存敬畏。
可惜。
自己当时在融合神魂体与七色天纹,没有办法与石王说上那么一句话。
不过能够见到活着的石王,他已经足够幸运。
毕竟那是上古人物,距离当今已经不知道多久岁月。
“无面大哥,介个给你!”
石生从怀里取出一枚石头。
石头黑色,巴掌大小,圆滚滚,像是从河边捡来的石头,看上去并没有多珍贵。
“怎么,石生要出去闯荡,这是给我留作纪念的礼物吗?”
郑拓露出笑容,将石头取过。
“不是的?”
石生摇头。
“这块石头,是石头让我交给你的!”
石生说着,感觉好绕口的样子。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偷神月歲-1079、石王有多狂,鄭拓化天碑讀書
“石王让你给我的?”
郑拓惊讶不已!
刚刚还寻思自己不能与石王交流,让着自己颇为遗憾。
没想到,石王竟然给自己留了东西。
郑拓看着手中圆滚滚的时候,并未看出来其有何特别之处。
不过。
当他用天道印记将石头包裹后,这原本光滑的石头表面,进入出现一枚灵纹。
细细感受,这灵纹怕不是石王的本命石纹吧!
石王曾有过出手,且很重,直接将阎罗之主踹死。
他当时在场,有感受到石王的气息。
那气息与此刻他手中这石头上灵纹的气息一模一样。
石王将他的石纹给我做什么?
郑拓可不记得自己与石王有过什么瓜葛。
难道是因为石生吗?
或许只有这一个解释。
因为他与石王真的没有任何瓜葛。
不管如何,此物暂且手下,那石王应该不会对自己有害才对。
收起石头,随后便是与二者又聊了许多。
三日后。
“你们两个该出发前往灵山了!”
郑拓这般说道。
“无面大哥我们走了你怎么办,你岂不是要一个人孤零零的生活在这里,一个人生活可是很糟糕的,要不你跟我一起走吧。”
石生小孩子心性,竟要郑拓跟他一起走。
“傻小子,我若走了,这地狱之门恐怕又要打开,不过你放心吧,你们走后,我就会陷入沉睡,如果你们有时间回来看我,只要在这里呼唤我的名字,我就会出现。”
郑拓笑着说道。
“嗯嗯嗯……”
石生一个劲儿的点头,表示自己都听清楚了。
“无面弟弟,若是我们去东域,是不是就能见到你的本体了!”
金蟾突然这般说道,看上去一副很感兴趣的模样。
“当然,我毕竟是东域之人,本体肯定是在东域的。”
“这样啊!那我们如果去东域该如何找你。”
金蟾似乎已经知道了仙路即将开启这件事。
所以她断定,自己肯定回去东域耍耍。
“放心吧,如果你们去东域不用来找我,因为只要你们踏足东域,我就会知道你们来了,到时候我会与你们联系的。”
对于东域信息的掌控,郑拓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毕竟。
刀雪梅与九石剑这两个信息情报的专家被自己吃的死死的。
“好,那咱们回头东域见。”
金蟾说着,便没有扭捏,豪爽的带着石生离开。
望着二者离开的脚步,郑拓稍有惆怅。
赶紧将接下来的事搞定,还是快些陷入沉睡吧。
真不知道石生这些年自己一个人都是怎么过来的。
自己刚刚一个人待了半分钟而已,就已经感觉特别无聊,如果就这般待个十年八年,估计自己会彻底疯掉。
郑拓心中想着。
就这般在此地等了一日。
一日后。
有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郑拓看着面前这身影,当即露出笑容。
没有错。
这是他的后手道身。
道身这种东西,他肯定是要准备充足的。
当初说这是最后一尊,完全就是说给其他人听的。
这种事只能由自己知道,其他人谁都不能告诉。
而那些能够说出来的,必然是假的。
谁会将自己的秘密告诉其他人,告诉其他人的那能叫秘密吗?
你告诉其他人吗?
我不告诉。
两尊道身,心中估计都是这般想的。
没有多余废话,二者开始传道。
他要将这一路行来所有的修行全部带给本体。
从古战场开始对战仙骨,然后到如今这镇压地狱之门。
一路上所有的感悟,所有的提升,全部带给本体。
希望本体在接收到如此多的修行感悟后,能快些提升实力。
当自己的实力达到半仙,就能前往地狱界,寻找轮回碑。
其他人毕生的追求是什么他并不知道,而他毕生的追求便是这轮回碑。
在能够寻找到轮回碑之前,其他都是自己的辅助。
接下来郑拓开始传道。
这种感觉像是拷贝,将自己身上所有关于修行的东西,全部拷贝给对方,让其带走。
而这种拷贝持续了足足三个小时。
三个小时后,完成拷贝。
完成拷贝后,至尊天碑道身身形一动,进入那巨大的至尊天碑本体之中,开始沉睡。
剩下郑拓新来的本体。
“耽搁的时间已经太久,恐怕如今东域的人王壁垒已经大开。”
郑拓心中想着,急速离开此地,向轮回城方向飞去。
安静的午后。
至尊天碑附近,青山绿水,鸟语花香。
一阵微风吹过树梢,带来懒散的阳光。
几只野兔蹦蹦哒哒,几只小鸟叽叽喳喳。
仿佛不曾有人在此地大战一般,一切都显得是如此和谐而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