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 txt-第一百四十八節 得逞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西游之绝代凶蟾
整个计划中多出了一个王妃李金虹,对敖烈来说无疑是个意外之喜,这姐弟二人都是跟随了敖通多年的亲信,行事起来自然也要多出了几分把握。
于是,他装模作样地思索了许久之后,方才与李金荣说起了自己的计策,李金荣闻言大喜,连忙又请来了李金虹商议,三人又足足商议了一个多时辰,方才定下了计策,就此散去。
这一日,泾河龙王敖通正在宫中休养,忽然听得有人来报,说是王妃金虹娘娘求见。
这些年来,敖通见惯了龙族佳丽,已是越来越不待见这出身低贱的鲤鱼妖,有心避而不见,便道:“本王今日甚是劳累,便让她改日再来吧。”
那侍卫奏道:“启禀大王,娘娘说是有十万火急之事禀告,事关龙宫安危,若是迟了,恐怕便来不及了。”
敖通一愣,奇道:“竟有这等大事,也罢,那便让她进来吧。”
那侍卫连忙应命离去,不多时,便领着李金虹走了进来。
李金虹再见敖通,不由得又惊又喜,垂泪行礼道:“臣妾见过大王,多年不见,大王风采更胜往昔,臣妾心中不胜之喜。”
毕竟是多年的夫妻,见对方真情流露,敖通心中也有些不忍,便道:“爱妃且先起来说话吧,不知有何紧急之事,竟然惹得爱妃如此兴师动众?”
李金虹虽然心情激荡,倒也没忘了此来的目的,便忙道:“启禀大王,今日臣妾闲来无事,便让金荣陪臣妾去岸上采买些衣饰,却在河边发现了一个外来的奸细,便留金荣在岸边拖住了他,臣妾赶回来禀告大王,还请大王定夺。”
敖通疑惑道:“奸细?什么奸细?”
李金虹愤然道:“那人唤作袁守诚,扮作了一个相士,在河边的集市上四处散播流言,只说大王德不配位,便是在龙族中也只是旁支末裔,根本当不得司雨大龙神之位,还说那降雨之事根本由不得大王做主,一切终究还是要听从天庭之命……”
“什么?”敖通忍不住重重地拍了下龙椅,怒道:“何人如此大胆,竟敢在本王的地盘上诋毁本王的声誉?既然见到了这等妖言惑众之辈,你们又为何不将他擒来见我?”
李金虹忙道:“大王息怒,听金荣说,近日总有天庭水德星君与大王争权,臣妾猜想,那人说不定便是水德星君派来的,若是贸然出手伤了他,不免落人口实,于大王的声威不利,不敢擅作主张,只能回来请大王定夺。”
敖通听了这话,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沉吟了半晌,方才点头道:“爱妃这话倒也有些道理,那水德星君毕竟是天庭的二品大员,若是无故伤了他的人,恐怕他又会去玉帝面前参本王一本,难免有些麻烦。那爱妃以为,本王该如何处置为好呢?”
李金虹道:“大王,那人以相士的身份取信于人,故作玄虚,败坏大王的声誉,金荣本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便与那人作了赌约,让他卜算一些事情,想借此拆穿他的身份。
不想那人真有几分本事,卜算之事都是准确无误,金荣却是败下阵来。不如大王也效仿此法,与那人定下赌约,到时只要赢了他,便可以妖言惑众之名赶他离开了。”
人氣言情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討論-第一百四十八節 得逞熱推
敖通沉吟道:“这倒是一个办法,如此一来,既戳穿了此人的身份,那水德星君也是无话好说,爱妃果然心思细密啊。可他既然当真精通卜算之法,本王又要如何才能胜了他呢?”
李金虹道:“大王身为司雨大龙神,不如便与他赌那长安城降雨之事,如此一来,岂不是稳操胜券?”
敖通抚掌喜道:“此计大妙,那本王这就与你同去,且亲眼看看那水德星君会派何等人物来祸害本王的声誉。”
说完,他便带着兴匆匆地带着李金虹出了王宫。方才出得主殿,便恰巧见到敖烈前来,便招呼了他一同出了泾河龙宫,往岸上而去。
上得河畔,敖通收了龙头,化作了一个白衣文士,带着二人一同来到了集市。
他修为通玄,立刻便循着气息找到了正站在卦摊前的李金荣,再去探那相士的虚实,果然察觉他体内灵气流转,不似凡人,对李家姐弟便也再无疑心。
不等李金虹指点,他便大步来到了卦摊前,指着袁守诚道:“呔,兀那相士,还敢在此妖言惑众,本公子这便来拆穿你的身份。”
袁守诚抬头一看,只见来人气势非凡,又有李金虹与敖烈相伴,立时便猜出了他的身份,心中既惊且喜,便道:“山人不过是在此摆摊算卦罢了,不知先生何以教我?”
敖通见有不少百姓围了上来,便笑道:“你既然精通卜算之道,当会知天气变化,我且问你,明日是晴是雨?”
袁守诚闻言大喜,装模作样地掐指算了半天,道:“明日三月初三,当是有雨,若山人所料不差,正是辰时布云,巳时发雷,午时下雨,未时雨足,共得水三尺三寸。”
敖通听得这话,更是确信对方乃是水德星君派来的奸细,大笑道:“好大的口气,不但说有雨,连时辰点位都敢妄言,还真当自己是司雨之神不成?你若算得不准,又当如何?”
袁守诚道:“你要如何?”
敖通道:“若是不准,你需得当着众人的面自承妖言惑众,然后乖乖离开长安,不可再踏入半步。”
袁守诚断然道:“也罢,若是不准,我袁守诚之名从此便消失在世间便是。”
敖通大笑三声,带着众人转身而去,只留袁守诚一脸玩味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李金荣却并未立刻跟上去,而是凑上前嬉笑道:“袁先生,刚才那人正是我的姐夫,你早知他老人家身份尊贵,又何苦以性命与他定什么赌约?也罢,事已至此,只需你解决了家姐的麻烦,明日你赌输之后,我与家姐自会想办法保全了你,如何?”
袁守诚淡淡一笑,摇头道:“赌约之事,明日便见分晓,山人自有分寸。至于你姐姐的烦恼,只需静候三日,便可无需费心了。”
李金荣听得这话,却是会错了意,笑道:“袁先生果然识时务,那我便替姐姐谢过你了,明日的赌约,还望先生好自为之。”
说完,他便得意洋洋地离开了,脸上满是幸灾乐祸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