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聖墟 txt-第1626章 此生只餘自己看書

聖墟
小說推薦聖墟圣墟
映晓晓真的长成大姑娘了,她现在身段非常修长,比身材高挑的楚风只矮了半个拳头,亭亭玉立,柔顺银发齐腰,闪闪发光,但她的脸上却满是泪水,黯然神伤。
在今日这种氛围下,她却无比的伤感,牵住楚风的一角衣袖,说不出的不舍,有种难言的痛与眷恋。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聖墟笔趣-第1626章 此生只餘自己相伴
虽然有不少人望来,但是,她却没有松手,因为她知道,松开后此生可能就是天各一方,或许再也不会相见了。
这样的放手,也就意味着,人生情感的彻底别离,此生注定遥望,永远的分开,后半生再也不会有交集。
泪珠不断无声地滑落下她的脸颊,她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楚风,楚楚可怜,像是一只受伤的小兽,满是无助与悲伤。
楚风的心一下子沉重起来,他抬起一条手臂,用袖子帮她擦去脸上的泪水,他不知道如何安慰。
因为,人这一生感情虽丰富,但是有些却无法分割,如果他现在许诺,那样会置周曦于何境地?尤其是在今天这个日子里,会受到严重伤害。
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这边的异常,附近不少进化者望来,明显不妥,这会让婚礼出现意外。
映谪仙走了过来,她轻轻抱住自己妹妹略微发抖的肩头,小声地安慰,想要把她拉走。
映晓晓面孔精致无暇,可眼睛却红红的,长长的睫毛上沾着泪水,她很伤感,不想放手,可最后手指却还是无声地松开了。
“我不是要搅乱这里,也不会破坏你和曦姐的婚礼,我真的是不舍,我的心……好痛。”
她脸色苍白,非常无助,哽咽着说道。
然后,她流下更多的眼泪,但最终却依旧毅然而决然的转身,背对过去,要与自己的姐姐离去。
她不想让楚风为难,不想为这场举世瞩目的婚礼带来意外。
刚才她实在是忍不住,真情流露。
尽管她知道,这样的转身,就意味着,此生缘分已尽,再也没有将来,再也没有曾经的憧憬,那些情谊都注定只能收藏到内心最深处,此生将只余自己,一个人走下去。
楚风很想对她说一些话,但他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能够承诺什么吗?他没有资格,也无法做到。
今天,是他与别人的婚礼,他有什么底气,有什么资格,去对眼前泪眼婆娑、慢慢转过身去的少女许以重诺?
映谪仙拥住自己的妹妹,然后看了一眼楚风,示意会保护好晓晓。
楚风沉默地点头,希望她照顾好映晓晓。
对于映谪仙,他早已没有了当初的怨愤,仔细想来,换个角度考虑,映谪仙在当年喊出他的身份,有其理由。
因为,那时阳间的宝镜悬挂,他只要过去,必然会暴露身份。
映谪仙知道他会露出破绽,与其如此,她只能先保住自己的家人了,让阳间那些势力确信她与楚魔没有里应外合。
楚风相信,那个时候的映谪仙内心的抉择必然无比痛苦,但她终究只能做出一个选择。
这时,映无敌也走来了,没有像往昔那样黑着脸,也无任何指怨,面无表情,扶住自己妹妹另一边的肩,要将她带走。
楚风的心情突然无比的沉重起来,他感觉自己心中像是有座山在压着,纵然是昔日面对诸天强敌,他都没有这般压抑过。
他能感觉到,晓晓离去后,此生都可能再也见不到那个聪明伶俐而又活泼好动的银发少女了,再也听不到喊他楚风哥哥的声音了。
映晓晓转过身去后,没有再开口,泪水不断的淌落,而后终于迈出了脚步,她想逃离了,因为她怕自己会忍不住放声大哭出来,会惊动所有人,导致这场婚礼遭人非议。
她不想楚风被人指点。
她要逃,远远的离开,此生再也不见了。
九道一身为道祖,今日坐镇此地,自然洞彻秋毫,什么都可感知到。
他看清了楚风的处境,也看到了映晓晓的黯然神伤,甚至看到了在场其他所有人的面部神色与内心情绪。
他轻轻一叹,道:“年轻啊,有多少时光可以重来,有多少人后半生空叹遗憾。”
“不过,这些在历史长河中,在灿烂星空宇宙下,个人的荣辱悲欢又算得了什么呢,哪个崛起的传说人物没有过往,没有自己遗恨与哀绪,多向前看,在长空下,在史书翻动的轰鸣声中,个人的一切荣辱得失都可忽略。”
“曾有帝子为父献祭,也有凄冷月光下空明仙子苦苦等人半生,亦有师长为守故土抱着不可战胜的敌人一同离去,永堕黑暗,更有千秋万古的帝者慨然放下身后所有红尘情、割舍亲故,只身一人远赴黑暗巢穴,千秋后无人知,只留下一行淡淡的脚印诉说着曾经的凄伤与悲凉,万古功绩静沉默。”
都市异能小說 聖墟 線上看-第1626章 此生只餘自己閲讀
“辉煌功德,只显照一世,璀璨战绩终会暗淡,纪元更迭,谁能永留名,无数功绩尽葬土与尘中,年轻人,昂起头颅,骄傲一些,神采飞扬向前看。”
九道一絮絮叨叨,自顾评说。
最后,他又叹道:“罢了,既然看到,我又如何能无动于衷,于心何忍,就帮你们理清凌乱的纠缠。”
“身为道祖,掌当世道则,今日我便公器私用一回,为尔等皆牵上线,实在见不得那些苦情与哀怨,但日后也要看你们自己了,种种因果,总有了结时。”
九道一说完这些,便开始做法,唯有火眼金睛者以及绝顶强者能够看到丝丝端倪。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聖墟 愛下-第1626章 此生只餘自己鑒賞
只见虚空中,交织出一条条红色的纹路,蔓延向楚风,又缠绕向映晓晓,又扩张向远方。
“咦,你身上还真有大因果,我要动你,都觉得略微艰难?”九道一吃惊,看着楚风,他心中剧震。
狗皇感应到了他的情绪,也看向楚风,它心头一动,眼神异样起来。
“我帮你,今天做个红尘牵线人。”新帝古青也出手了,笑容满面,很是慈善。
纵然正在哭泣的映晓晓看到他,不知道为何,都感觉到宁静,安心了一些。
两位道祖出手,一条条鲜红的纹络缠绕上几人,他们动用大神通,牵引因果线,红线缠绕诸人。
毫无疑问,两个老头子在扭转乾坤,冥冥中干预了一些事,这天地间多了丝丝的因果红线。
“按理说,干预你一个小小的混元层次的进化者,不会对我们有任何影响,但若有意外,也会间接证明,你将来确实了不得,到时候不要忘了,还我大因果。”九道一说道。
虽然这样说,但他完全没当一回事儿,他才不信楚风能做什么,时间来不及了,年轻一代没有崛起的时间了。
纵然他与古青都战死,形神消散,诸天归于黑暗,诸世就此沉沦与冰封,而楚风侥幸活着,又能做什么?没机会还他们二人什么因果了。
楚风知道,让道祖干预小辈的琐事,着实不易,这种层次的生灵目光一般都不会投向小辈的个人因果纠缠等。
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却也能感觉到善意,对两人很是感激。
此时,映晓晓忽然就安静了,她感觉心中的阴霾与伤感都驱散了不少,被人安排到一座安静的宫阙中,没有抗拒,并未就此离开。
楚风看向远空,今天大婚,竟发生了这些事,虽然没有引起骚动,但依旧有些人看到了,他轻轻一叹。
短暂的回眸过去,他似乎看到了一些人的身影,林诺依、秦珞音、映晓晓、妖妖……在记忆中一晃而过。
有些人来了,而有些人很久没有见到了,此生不知是否还有相见期。
婚礼继续,来的宾客越发的多了,成婚的新人有很多对,但是毫无疑问以楚风这里最为耀眼,来的仙王不算少。
至于贺礼,那可真是堆积如山,全都是奇珍异宝,各种稀世孤品等,更有绝世经文,从那泛黄的纸张中自动显照出大道符文,一看就是震世之物。
纵然为纸张经书,亦难毁,可长存世间,主要是记载的东西太过惊人了。
“咦,这些礼物中,有些东西怎么看着眼熟啊?”
其中尤其以黎龘提供的六份大宇级异土最为吸引人的目光,这东西并不是最珍贵的,但是绝对是战略性进化资源。
主要是,这些物质很难凑齐一份,即使是在仙王家族中也算奇珍,极其宝贵,就更不要说一口气集全六份了。
阳间黑暗源头之一的泰一,脸色发黑,很长时间才憋出一句,道:“有一份宝土是我家的!”
南陀闻言后,神色霎时变了,低声道:“你不说的话,我还只是在怀疑,现在则确定了,其中一份湛蓝色的大宇级仙土是我昔日的收藏!”
刹那间,来自西天组织的一个老怪物也是面皮顿抽搐,脸色难看,因为其中一份黄金色色泽的大宇级异土是他的。
“黎黑子,上一次复苏出现后,所谓的一缕执念大战诸雄,只是幌子,与我们纠缠,而他另有分身四处偷盗与洗劫,简直是……黑的头顶冒狼烟,太缺少道德了,我们的净土全都被光顾过!”
接着,某处禁区的绝代老妖怪也幽幽开口,道:“有一份是我家的。”
连他这种绝顶真仙级生物的老巢,号称史前禁地的所在,也被盗挖了。
顿时,一干苦主聚在一起,愤懑不已,他们丢失的可不止是大宇级仙土,还有其他珍贵宝物呢!
上一次,魂河大战前,黎大黑手一直在暗中抄家,好东西可没少踅摸,结果苦无证据,一群人哑巴吃黄连。
“难怪黎黑手这么大方,全都是洗劫别人的家底凑齐的,他父亲的,这是慨他人之慨!”
“嘘,小声点,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师傅现在是道祖了,你找不自在吗?再说了,他自己都是仙王了!”
一群人苦闷,气恼,却又无可奈何,黎龘大黑手太可恶可恨了,但是却没有任何办法,毕竟今天道祖是主婚人,谁敢在这里挑事?
今日,各方来客实在太多了,圣师和明叔也在场,正在喝酒,远远地看着楚风,有欣慰,也有几许遗憾。
其实,他们很想喝他与妖妖的喜酒,可惜,那位侄女志不在红尘,她天纵之资,此生只愿投身在进化路上。
石狐天尊也来了,虽然他的师傅可能在场,为沅族的强者,但是他不在乎,当年恩断义绝后,现在沅族还敢在这里找他麻烦不成?
在他的身边有一位妖娆妩媚的丽人,正是他的后人十尾天狐。
“我觉得道祖的牵的红色因果线对于未来有很大影响,你考虑下,要不也加入过去?自投因果中。”
“哼!”狐族,尤其是九尾天狐,本就是魅惑天成,单一个哼字都足以动人心旌,就更不要说是十尾天狐了。
不远处,秦珞音也来了,在一座偏殿中和声细语,正与白净的小道士说话,露出母性光辉,慈爱之色溢于言表。
“恭喜你啊。”狗皇碰了碰腐尸。
腐尸心不在焉,爱搭不理,好长时间才问道:“何喜?”
“小道士的父亲今天是主角不提也罢,你看,连他的娘亲也来了。”狗皇嘿嘿的笑着。
“关你屁事,而这又与我有什么关系,有何喜悦?!”腐尸神色不善。
周围,一群老怪物都露出看戏之色。
狗皇大咧咧道:“怎么不关你的事,今日,你可谓是老来福报,父母双全了。你都这把年岁了,还能有这种福气,实在是天见可怜,多少人多少辈子都修不来的福缘。”
附近,一群老怪物都目瞪口呆,而后实在忍不住,全都笑喷。
腐尸的心态当即就崩了,脸如黑锅底,抄家伙就要与狗皇决一死战。
纵然是九道一与古青也是嘴角颤动,在那里嘿嘿直乐。
狗皇与腐尸乒乒乓乓打起来,不过,了解的人都习惯了,因为这俩货自古至今一直都在掐架,如果哪一天和睦相处在一起才不正常呢。
“老来福报,父母双全,你还不知足吗?”狗皇叫嚷。
腐尸实在受不了它,当真是有点奔溃,这死狗从来都是“满嘴芬芳”,气死人不偿命的狗东西,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一座座悬浮的岛屿,琼楼玉宇成片,仙乐阵阵,灿烂的花瓣漫天飘落,瑞禽飞舞,祥兽守护四方,已经开宴,道祖亲自主持,自然是空前盛况,一对又一对新人相继到了。
周曦也来了,身披红衣,头戴凤冠,宛若赤霞绽放,流传出祥和而安宁的光华,瑞气涌动,她美丽绝伦。
在她的身边有一名紫发少女,有些呆萌,正是紫鸾。
她扶着周曦向楚风走来,满脸喜悦之色。
楚风惊讶,与紫鸾分开后,将她留在了羽尚的身边,今天她怎么陪到周曦身边了?
他不禁暗中传音。
显然,紫鸾很高兴,道:“我觉得,当侍女当习惯了,这样挺好的,以后每天都能见到你,最好不过。”
她没心没肺,一副很开心与傻兮兮的样子。
楚风以前恐吓过她,吓唬过她,结果她反倒欢天喜地,愿意留下来,让他有些无言。
这一次,他又举起了手,但最终又放下了,没有像以前那样赏她脑门一记爆栗。
楚风牵起周曦的手,与她一起去敬酒,感谢亲朋,以及诸王,更要谢过两位道祖。
周霞身段婀娜,如仙莲般出尘,修长躯体莹莹发光,可谓是冰肌玉骨,此时的她无疑是惊艳的,美丽的近乎虚幻,倾城倾国,顾盼生姿,灵动的大眼眨动,洁白的双颊上染上了淡淡的红晕。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聖墟-第1626章 此生只餘自己
毋庸置疑,在众多新人中,她与楚风是最灿烂的一对,引人瞩目。
“呵呵……真是一个好日子,天庭初立,借新人婚宴,将喜庆的氛围传播向诸天,可是,诸天明明衰败了,要终结了啊,这是在鼓舞士气,还是冲喜呢?”
天际尽头,雾霭翻腾,传来不善的声音。
“哪个想搅局?!”有仙王喝道。
不止是一对对新人微怒,古青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有人在这种场合下搅局,这亦是对身为主婚道祖的不敬。
“别误会,我是来送贺礼的。”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聖墟-第1626章 此生只餘自己分享
天边,有一个青年走来,背负双手,带着淡淡的笑容。
他相当的镇定,一甩袍袖,顿时有浓郁的灰色不祥物质翻腾,包裹着一个箱子,送到了天宫中。
“既然送礼了,你们是否也要回礼啊?”他言语不恭,目光扫过人群,而后看向了周曦,道:“唔,这女人闭月羞花,可谓国色天香,不错啊。”
他大剌剌的点评,道:“要不然就将她作为回礼吧!”
这实在太放肆了,简直不将众人放在眼中,挑战所有人的心理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