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黎明之劍》-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尚存於世的賢者分享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盛夏的晚风吹过高山与丛林,在这片郁郁葱葱的土地上惊扰起一阵叶片翻动的声响,然而这些大自然的声音在精灵听来并无丝毫烦躁,反而只会带来心灵的平静和安详。
老迈的精灵站在山顶,如过去千百年那般极目眺望着远方,他看到这个古老的帝国正在落日余晖中渐渐步入静谧,那些起伏的山峦、丛林与河谷几乎都和他记忆中的一模一样……这片土地什么变化都没发生,但从另一重意义上,这里其实早已彻底变成了他不认识的模样。
从三千年前的那一天开始,这里就不再是他熟悉的故乡了。
学徒沉默着,似乎是被自己导师所说的话深深触动,然而强烈的情感在这个年轻精灵心中涌动,让他终于打破了沉默:“所以您明知道陛下根本没打算让您回来,却还……”
“她需要一个了结——于情于理,这个了结都迟到太久了,”老者似乎笑了一下,语气平淡的如同在谈论别人的事情,“不管她从那个所谓的‘联盟’带回来的消息有几分真几分假,当她决定亲自来见我,并给我安排了一场前往那个北方国度的旅行的时候,结局就已经注定了。如果一切都是谎言,那么这些谎言的目的只可能是为了除掉我这种顽固了三千年的异见者,如果她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老者突然停了下来,他的眼神中有一些闪动,似乎是在回忆着古老年代的某些事情,而所有回忆最终汇聚为一声叹息:“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我更不可能回来了。”
年轻的学徒似懂非懂,他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导师最后会如此感慨——因为当那位白银女皇和导师见面时,自己被“请”到了房间外面。但他知道有些秘密是自己这个层次的精灵不该打听的,尤其在自己的导师都不愿主动开口的情况下更是如此,因此此刻也没有追问下去,只是忍不住握紧了拳头:“她不能这么对您,您代表的……”
“她是白银女皇,她代表的是整个帝国的意志——而我只是帝国这台庞大机器中一颗生了锈却不愿意自己离开的齿轮,”老者再次打断了学徒冲动之下的言语,“她可以这么对我,站在她的角度,这是有益于这片土地的。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我……确实已经是这个国家运转的阻碍了。”
年轻学徒张了张嘴,似乎想要反驳导师的话,却仿佛突然想到什么,后续的话语再难出口,他的导师反倒是笑了一下,语气很淡然地说着:“我知道有多少精灵借着我的名号在森林中经营他们的教团,有多少与皇室政见不合的德鲁伊在以‘恢复传统’的名义经营势力对抗帝国这些年的新秩序,他们制造的破坏并非全都瞒过了我的视线——然而在过去的几千年里,我都假装对这一切视而不见,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我不知道,”学徒卡尔低下头,这个话题让他感到压力倍增,可多年养成的习惯却让他不得不回应导师的每一句问话,“但我知道您有您的考量……”
“我唯一的考量就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老者笑着摇了摇头,仿佛多年重担突然放下,“在神离开之后,几乎所有神官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陷入了分裂,有一些成员选择了自我了断,随神而去,有一些成员选择了追随晨星家族,成为日后的正教神官,最后剩下的就是我们……最无能和懦弱的一群,毫无办法,没有决断,既不敢向前迈出一步追随神明,又不敢另寻他路效忠世俗皇权,我有什么考量?我只是在原地踏步罢了。
“而最可笑的是,我这样原地踏步的家伙反而被某些精灵视作了‘传统’与‘真理’的捍卫者,他们聚集起来,鲁莽蠢动,而我……默许,甚至默默支持,只是因为一点虚无缥缈的奢念。我自己找不到路了,也不敢去找路,所以我希望那些有胆量乱闯的精灵们能真的找到一条重建过往辉煌的道路……说到底,这只是逃避罢了。”
学徒卡尔睁大了眼睛,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导师如此评价自己,这些话语如果是旁人说出口,他恐怕会勃然大怒,然而此刻他却只能在愕然中说不出话来,在愣了半天之后,他才终于从喉咙里挤出些单词:“您……不该这么评价自己,您是瑟兰杜门行省最有威望的精灵……”
“最有威望的精灵,连评价自己的资格都没有了么?”
“导师,我不是这个意思……”
面对学徒突然间的慌乱,老者摇了摇头:“不要这么紧张,卡尔,你有着无数的优点,容易紧张和失去主见这两个弱项却让你的大部分优点蒙尘。我只是想在离开之前与你说一些压在心底多年的事情罢了——毕竟这座山上也没几个精灵真心愿意听我念叨这些事情。”
卡尔赶紧点了点头,又有点犹豫地摇了摇头,看着这个年轻精灵如此纠结苦恼的模样,老者忍不住笑了起来,片刻之后才收起笑意,表情略显认真地说道:“卡尔,我有些事情要交待,你认真听好。”
年轻学徒慌忙挺直了身子:“是……是的,导师!”
“在我离开之后,你就不要留在这里了,也不要和那些聚集在山里的‘教众’们打什么交道,回到你的故乡,以你已经掌握的学识,你将成为一个非常非常优秀的药剂师和博学家。将这一百年当成是一次普通的出门求学吧,现在课业结束了,你该回家过自己的生活。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黎明之劍 起點-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尚存於世的賢者展示
“如果你不愿意如此,那就带上行囊,越过归乡者之桥,去大陆上游历吧,像其他和你年龄近似的精灵一样,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模样。你的学识和种族天赋可以让你在洛伦大陆的大部分地方得到欢迎,而在那些由人类、矮人、妖精们统治的地方,你可以学到远比在我身边更丰厚广博的知识。如果有机会的话,你还可以前往北方的苔木林,那里有我们的远亲,灰精灵的处世之道会让你受益匪浅。
“不管你选哪一条路,都要记住:不要再和那些聚集在山里的教众们打交道,他们可能会邀请你,可能会拥护你,他们甚至可能将你称作新的贤者和领袖,但你千万不要被这些蒙蔽了眼睛——立刻离开,走得越远越好。”
学徒卡尔眼睛微微张大,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导师:“您的意思是让我彻底断绝与您的那些追随者之间的……可这样做是不是太过无情?他们毕竟追随了您这么多年,我们在这里生活所需的一切也都是他们……”
“卡尔,忘记我刚才说的话了么?不要太过相信那些教众表现出来的忠诚和虔敬……当我离开之后,他们所有的忠诚和虔敬都会如水中倒影一般破碎消散,而皇室的清算会随即到来,当那些乌合之众意识到白银女皇这次是认真的,他们就会立刻出卖他们能够出卖的一切东西,你会是第一个值得被出卖的‘筹码’。”
学徒卡尔张了张嘴巴,最终还是低下头来——他知道,自己导师在这方面的判断是准确无误的,作为被导师选中的最后一名学徒,他还不至于连这点眼光都没有。
在他身旁,导师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随后这位可敬的老者再次将目光投向远方的群山,看着那些漫过山峦的金色夕阳一点点将归乡者之桥镀上如彩虹般的绚烂色彩。
在恍惚中,他仿佛看到了一个三千年前的身影,那是身穿华美袍服的最高女祭司,如神之使者般立于远方,那是前前代的白银君主,他曾经效忠过的女皇。
在很久很久以前,那位白银女皇曾经向他抛出过一个邀请,邀请他成为世俗皇权的一柄利刃,去稳定帝国的局势,重建人民的信念,但那时候他退缩了——他不敢去做那些“悖逆神明”的事情,他坐视那位曾经的最高女祭司孤军奋战,坐视她被无数神官和信众斥为“堕落者”和“窜信者”,坐视她早早死去。
今天,另一位白银女皇再次向他抛出了一个邀请,请他去赴一场“神明之约”——年轻的女皇没有明言什么,然而和自己的信仰打了一辈子交道的老神官知道,这场邀约有去无回。
他终于能弥补当年的那份遗憾了。
“伊斯塔陛下……这次我将欣然赴约。”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黎明之劍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尚存於世的賢者閲讀
老神官收回视线,并转身向着身后的小屋走去,同时对自己的学徒说道:“卡尔,回去帮我收拾一下行李吧——太阳要下山了。”
……
“太阳要下山了……我们竟然在这里耽误了这么长时间。”
密林边缘的一条宽阔大道上,高阶侍女伊莲抬头看看已经渐渐昏暗下来的天色,轻声咕哝了一句。
远方那座有着“贤者”隐居的高山正逐渐被蔓延过来的暮色吞噬,而在山脚下,从河谷地一路延伸过来的宽阔道路两旁则正在次第亮起明亮的辉光——那些光源来自道路两旁整齐排列的古朴石碑,石碑看上去仿佛某种古代遗迹般遍布青苔和藤蔓,其顶端则漂浮着亮度堪比高品质魔晶石的光球,这些独具精灵特色的“路灯”由埋设在地下的脉络控制节点统一指挥,节点收集来自树梢的传感器信号,判断光照之后再把激活指令传输给石碑上的发光单元。
这种简单稳定的系统已经在帝国各处的基础设施里运行了成千上万年,经历无数次翻新维护,至今仍然灵敏可靠。
“今夜瑟兰杜门行省的大部分地区应该都会很凉爽,”一旁的白银女皇贝尔塞提娅随口说道,“不错的天气。”
伊莲回过头,看向贝尔塞提娅:“陛下,您认为阿兹莫尔贤者真的会如他承诺的那样……十分配合地随我们一同前往北方么?我总是有些担心,毕竟他一直以来都在拒绝皇室的招揽和您亲自授予的各种荣誉头衔……”
“他会的,”贝尔塞提娅轻轻点了点头,“既然他已经答应了,那么此事便不会有别的波折——我很了解他,就像他也很了解我一样。”
“……阿兹莫尔贤者是伊斯塔陛下曾经最信赖的高阶神官,在伊斯塔时期,他一度被视为自然之神的第二只眼睛,”伊莲沉默了一下,带着些许感慨说道,“即便过了这么多年,即便他早已选择隐居,在瑟兰杜门行省仍然有大量精灵聚集在他身边……”
“那些聚集在他身边的,不一定是真正追随自然之神的,而那些真正追随自然之神的……在过去的三千年里大部分都已经真的‘随神而去’了,”贝尔塞提娅淡淡说着,随后又摇了摇头,“现如今像阿兹莫尔这样还存活于世的‘古代贤者’已经不多,他们每一个对于那些想尽办法要在帝国秩序之外另建秩序的秘教成员而言都相当于活生生的‘海港’和‘大树’,在过去的三十个世纪里,有一些‘贤者’行差踏错,被皇室找到机会清算,但仍然有像阿兹莫尔这样足够低调中立的……不管是我的祖母还是我的父皇对他们都毫无办法。”
“……您将这些贤者送到北方‘赴约’,本质上和强行清算并没什么区别,不管您的理由多么充分,这背后的很多事情都是不能公开解释的,”伊莲有些担忧地说道,作为白银女皇身边最亲近的人,也作为白银帝国在神权理事会中的办事人员之一,她最近已经知晓了许多涉及到神明的真相,“只要最核心的事实不公开,那么您的政敌就一定会想办法做文章——那些追随在贤者们身后的精灵们,他们也一定会躁动起来。”
“迟早会有这么一场混乱,从我父亲在位时期开始,我们就知道这是必然发生的,”贝尔塞提娅静静说着,“我父亲把这个问题留给了我,而我不能再把这个问题留给下一代——那些古代贤者已经很老很老了,但他们曾受过神的祝福,且直到今天祝福还不曾消散,天知道他们还可以活多少年。
“我不能让那些秘教团体继续从贤者们身上获取凝聚力,不能让他们把这场‘滋生-破坏-搜捕-清算-再滋生’的循环给无限持续下去了。
“这场神明的‘邀约’,至少给了我一个下定决心的机会和……理由。”
侍女伊莲低下头,不再开口了。
贝尔塞提娅淡淡笑了一下,目光从伊莲身上移开,她看了一眼远处的天色,摇摇头说道:“我们该走了,伊莲——太阳可是真的要下山了。”
(《黎明之剑》漫画还需要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