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近身狂婿-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你想要身敗名裂嗎?讀書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听完李药师的述说,楚云微微皱眉,神情略显古怪地问道:“你这话的意思是什么?知道我父亲生死真相的人,只有李北牧一人?可他什么都没说,但我父亲死讯的消息却传的满天飞?”
“是的。”李药师点头。“这其中,透着古怪。”
楚云的大脑疯狂思索着整件事。
良久后,他主动开口问道:“你是想说,我父亲的生死,只有李北牧知道?但他从没提过这件事?”
“这只是其一。”李药师说道。“真正知道你父亲生死真相的人,应该有两个。”
“还有一个是谁?”楚云好奇问道。
“你的爷爷。”李药师说道。“当初,是你爷爷亲自处理的整件事。除了他,没有任何人见过你父亲的遗体。”
楚云眉头深锁道:“如果我父亲没死,我爷爷为什么要隐瞒这件事?”
“我没有说你父亲一定死了,或者一定还活着。”李药师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知道你父亲死亡真相的人,有两个。”
楚云抿唇说道:“你站在你的个人角度看整件事呢?你觉得,我父亲活着的可能性更大。还是死了的可能性更大?”
“我至今都没有认为你父亲已经死了。”李药师说道。“只不过,我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这件事而已。但你,或许有机会证明这一切。”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近身狂婿-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你想要身敗名裂嗎?閲讀
楚云的内心,陡然变得狂热起来。
但很快,他又让自己保持足够的冷静。
父亲活着的内幕八卦,一直存在着。
这并不是楚云第一次听说。
相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如果每一次他都提心吊胆,七上八下。他的人生将变得极其糟糕。这也不是楚云想发生的事儿。
他必须保持冷静。
也必须理性地对待这一切流言蜚语。
不论真假,他都需要平常心对待。
不是他对父亲不关心。
而是他还有许多重要的事儿去处理。
比如成为红墙第一人。
比如,打败李北牧这个杀父仇人!
即便父亲真的还活着。
他与李北牧的恩怨,也不会就此罢休。
退一万步来说,假如将来某一天,父亲突然出现。
他是否就可以原谅李北牧呢?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近身狂婿 線上看-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你想要身敗名裂嗎?推薦
不可以。
没有李北牧当年制造的杀局。父亲会“被死亡”三十多年吗?
他楚云会缺失这段没有父亲的人生吗?
不论父亲死活,都无法改变他与李北牧的恩怨情仇。
“我如何才能证明这一切?”楚云努力让自己的情绪保持稳定。皱眉说道。“去找李北牧,让他亲口告诉我这一切?”
“站在医学的角度,我有一个更方便,也更离经叛道的方式来证明这一切。”李药师说道。
“什么方式?”楚云的心情再度变得紧张起来。
“开棺。”李药师斩钉截铁地说道。
说的话,却是连心脏强大如楚云,一时间也怔愣万分。难以自持。
开棺验尸?
走最科学的DNA手段来证明棺材内躺着的,是否是自己的父亲?
可三十年过去,还有可能鉴定DNA吗?
“我记得,你父亲不喜欢火。他生前也说过,死后绝不会火化。”李药师抿唇说道。“只要开棺后取出一根头发。就能够证明你父亲是否真的已经死亡了。而这,就是不需要通过任何人,单靠你自己,就能证明的事儿。”
除了楚云。
这世上谁敢开楚殇的棺材?
楚中堂第一个会将其挫骨扬灰!
而放眼燕京城,乃至于整个华夏。
敢招惹楚中堂的,本就屈指可数。
敢开楚殇棺的,更是一个都没有。
楚云,是唯一能证明这一切的人选。
除了他,无人敢做这种事。
楚云沉默着。
当李药师提出这样的建议之后。
楚云的内心是疯狂的。
他迫切地想要知道父亲生死的真相。
一旦确定生死,他也能挽回入魔的姑姑。
不让她继续游走海外,冒险调查父亲的真相。
该放下的,也都可以放下了。
不用一辈子都被父亲的生死所羁绊。
当父亲是否还活着这个念头扎入楚云的心脏之后。
他每一天都有心事,都无法纯粹地生活。
这样的生活,很辛苦,也很疲惫。
如果能早一天解决这件事。
对所有人来说,都不是一件坏事。
或许包括自己的母亲,也是如此。
“为什么你没有找我二叔提起此事?”楚云抿唇说道。“甚至在我还是小孩的时候。你就可以提出来了。”
“那在你还是小孩的时候,我或许就已经死了。”李药师说道。“你二叔,绝不会答应开棺。”
“那你凭什么认为我可以说服我二叔?”楚云反问道。
“因为你是楚家唯一的后人。楚中堂唯一会给面子的人,就是你。”李药师说道。
“我觉得,他更怕我母亲。”楚云说道。
“他的确有些敬畏你的母亲。但他并不会因此给你母亲面子。”李药师摇头。“他唯一尊重的人,只有你。”
楚云摇摇头。
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做过多的纠缠。
他现在需要考虑的是,是否应该开棺。
这件事,李药师不敢和二叔提。
他楚云,同样不太敢。
甚至,他需要提前跟老妈通气。
看老妈是否同意。
如果连老妈都不同意。
楚云就很难实行这个操作了。
事实上。
就连楚云自己,本身也是非常忌讳,甚至抗拒的。
如果不是为了接近真相。
他绝不会动这样的歪念头。
此刻,他也不确定李药师究竟是在帮自己接近真相,还是另有目的。
惊扰已经死了三十多年的老爸。合适吗?
是不是太过不孝了?
这是件大事,楚云无法立刻同意。
更没办法当场作出决断。
他需要时间考虑。
更需要得到楚家人的同意。
“我会等这件事结束了离开华夏。”
李药师临走前说道:“我希望这件事可以真相大白。不论是对你我,还是对所有人,这都不是一件坏事。”
楚云微微点头。没有给出任何承诺。
“但这件事,非常困难,也不是轻易就能做到的。”楚云吐出口浊气。“就连我,暂时也没有完全下定决心。”
“这的确很困难。”李药师说道。“即便从你这儿就被拒绝,我也觉得理所应当。”
李药师笑了笑。说道:“我只是希望,不要留下什么遗憾就好。”
……
李药师走了。
楚云和顶梁的度假时间,也在不知不觉中度过。
夫妻二人重回京城。
顶梁回归工作正轨。
楚云则是在回京的第二天,便赶往了楚家。
他提前通知了二叔,想跟他谈论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儿。
所以一大早来到楚家时,楚中堂正好整以暇地等待他的到来。
“有什么事儿,这么着急?”楚中堂随口问道。
他已经结束了早餐。
正坐在客厅看早间新闻。
尽管新闻中的许多核心内容,他早在几个月甚至半年前,就通过自身的渠道知道了。
但通过电视得到验证,也不是一件无趣的事儿。
这些年,他习惯了看新闻。早间新闻和晚间新闻都看。
习惯一旦养成,就很难再更改。
“有个很重要的事儿,想咨询一下您的意见。”楚云坐在沙发上,表情有些局促。甚至有些不安。
楚中堂见状,知道楚云可能会说一些极其劲爆的话题。
他预先调整了自己的思想准备。
待得楚云准备好了。
他才微微点头说道:“你说。”
“我想知道我父亲是否还活着。”楚云说道。
“你又听到什么消息了?”楚中堂问道。
楚云近期的确听了不少消息。
而楚中堂, 在这漫长地三十多年时间里,听到的类似消息更是不少。
但他稳住了。
也沉住气了。
或许兄弟情和父子情,的确还是有所差距的。
他没有像楚云那样疯狂而躁动。
他始终保持着理性的态度。
尽管偶尔也会疯狂。但他的疯狂,是私底下的,并没有暴露在外。
“听到了不少。”楚云点头说道。“现在跟您说这件事,主要是我有了判断的手段。”
“怎么判断?”楚中堂问道。
“开棺验尸。”楚云鼓足勇气说道。
客厅内。
瞬间沦为低气压。
楚云甚至不敢直视楚中堂的眸子。
他自身的心脏,也在疯狂地跳动着。
开棺验尸。
这话说出来,就极其的离经叛道。
而且,还是开尘封了三十多年的棺!
还是开他楚云老子的棺!
他不确定楚中堂会如何反应。
更不确定楚中堂是否会答应。
他很不安,也紧张极了。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楚中堂面无表情地凝视着楚云。
“我知道。”楚云点头。“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我,将成为天底下罪不可恕的不孝子。”
“那你还要这么做?”楚中堂口吻冰冷的质问道。“随便听了些流言蜚语,你就要开你父亲的棺材。你的底线在哪儿?你是否有绝对的把握?将来,会不会因为别人说些什么话,你就又有了乱七八糟的想法?”
“楚云。”楚中堂的身躯微微前倾。一股磅礴之极的威压席卷而来。“你要成为全天下的笑柄吗?”
“你想要身败名裂吗?”